「好好好,是照顺序发的哟。不可以插队哟!」

「请好好排队~」

这里是学院中庭。架在火之精灵矿石上的圆筒锅正煮得沸腾,而琳丝蕾和卡萝则是站在锅子前方,忙得不可开交。

锅子里炖煮的,是以各式蔬菜和调味料制作的劳伦弗洛斯特风味火锅。

切成大块的芋头与根茎类蔬菜,加上一点点的咸腌肉。

接著撒上大量的辛香料和辣椒,就成了能让身体变得暖呼呼的料理。

在野炊的两人面前,学院的精灵们排出了长长的队伍。

接触到〈星界转移〉所召唤出来的〈魔精灵〉堕气,因而失去〈神威〉的精灵们,自然而然地聚集到了此处。

学院中庭如今挤满了绽放光芒的大量精灵。

「这样配给下去,学生和帝国骑士团的各位可就填不饱肚子了呢。」

琳丝蕾有些为难地交抱双臂。

「我们可以晚点再吃也没关系。毕竟要是放任不管,精灵们可就要消灭了啊。」

这么回应的,是将救援物资搬入中庭的艾莉丝。

〈风王骑士团〉目前正肩负包扎受伤学生的任务。

「话又说回来——」

这时,艾莉丝将视线落向脚边,疑惑地问道:

「为什么〈魔精灵〉会留在这里啊?」

在聚集的精灵之中,可以看到外形骇人的〈魔精灵〉混到了里头。

大概是〈魔界〉的〈大门〉消失得太过突然,所以来不及回去吧。

魔精灵们聚在圆筒锅前的卡萝脚边,将尖锐的牙齿咬得喀喀作响。

「呀啊!大、大小姐!」

「欸,不可以吓卡萝哟!」

手持汤勺的琳丝蕾出声叱责后,魔精灵便乖乖地安分下来。

「琳丝蕾,你难道能和〈魔精灵〉交流吗?我记得学院的教科书上有说,魔精灵是绝对无法使役的存在啊……」

「对本小姐来说,只要是肚子饿的精灵,就没有任何分别呢。」

琳丝蕾伸手一挥,魔精灵们立刻有条不紊地排成一列。

「这……已经是可以向精灵调查会报告的事态了啊——」

「呵呵,居然连魔精灵都能收服,真不愧是大小姐!」

卡萝双掌交合,露出了甜甜的微笑。

就在这时——

「欸,还没好吗?我肚子饿扁了耶。」

将暗灰色头发绑成了双马尾的少女凑了过来。

她是神人的乾妹妹——穆亚•亚兰诗多。

「马上就要好了。虽说你是神人同学的妹妹,但还是要排队哟。」

「是是是,我知道啦。」

穆亚乖乖地点头,排在队伍后头。

而在她的周围,有好几只魔精灵轻飘飘地凑了过来。

不知为何,魔精灵们都很喜欢穆亚的样子。

「虽然长得可怕,但其实还挺可爱的嘛。」

「是、是这样吗……?」

艾莉丝皱著眉头,歪起脖子。

……这名少女的审美观实在是难以捉摸。

就在这时——

「各位,原来你们在这里啊——」

「啊,哥哥!」

神人和克蕾儿同时现身了。

穆亚立刻冲了上去,将脸埋入神人的胸口。

双马尾也随著她挨擦脸孔的动作左右摇晃。

「穆亚,听说你表现得很卖力啊。」

神人抚摸著穆亚暗灰色的头发。

「嗯,为了哥哥,穆亚有努力表现喔!」

穆亚环著神人的腰连连点头。

她和薇尔赛莉亚联手合作,守住了学生们坚决捍卫的路障区。

「欸,神人,你太宠乾妹妹了啦。」

克蕾儿不悦地鼓起脸颊。

「哼,哥哥疼妹妹本来就是理所当然的事呀。」

穆亚吐出舌头,作势挑衅。

「咕唔唔……」

两名娇小的双马尾少女互瞪对方,擦出了火花。

「神人,你的伤已经没事了吗?」

这时,艾莉丝没有理会这两人,关心起神人的状况。

「嗯,断掉的骨头已经接好了。」

「这可说不上是没事啊,真是的。」

「神人同学,您太勉强自己了呢。」

琳丝蕾也无奈地耸耸肩。

「各位,特制火锅煮好啰。喝了能够暖暖身子喔。」

卡萝将火锅盛进了木碗之中。

里头盛满了大颗的芋头,看起来很是美味。

「感激不尽。我等会儿也拿给姊姊吃吧。」

「薇尔赛莉亚还好吗?我听说她把自己折腾得有点过头了。」

神人这么一问——

「嗯,她消耗了太多〈神威〉,现在正在学院都市的设施中进行疗养。」

「……这样啊。我也害得她太勉强自己了啊。」

「要是没有那位姊姊在,路障区早就被攻陷了呢。」

穆亚难得地出言认可神人之外的其他人。

「话说回来,你特地跑来这里,应该是有事情要办吧?」

「啊、嗯,对了……」

神人像是想起要事似地抬起了脸。

「〈帝都〉奥斯德基亚被攻下了喔——」

克蕾儿开口说道。

「什么?」

「比预期得还要快上不少呢。」

「是啊,我们也是吓了一跳——」

看到琳丝蕾有些困惑地如此呢喃,神人也是点了点头。

老实说,他们是真的没想过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夺回帝都的作战计画。

「似乎是法兰格尔托公爵出面投降的喔。他应该是不想让帝都化为火海吧。」

「祖父他……」

艾莉丝五味杂陈地轻声说道。

「菲雅娜现在似乎正和亲皇帝派的贵族议和喔。」

「不晓得〈帝都〉会不会出什么事。想到葛雷沃丝没办法离开这里,那就算只有我们几个,也该赶往帝都作为菲雅娜的护卫才对——」

目前〈帝都〉正处于混乱的中心。亲皇帝派的贵族也许会觊觎菲雅娜的性命,而〈圣国〉的势力想必也渗透了王宫。而只要想到琉璃叶和蕾絮琪这些例子,就无法让人信任〈十二骑将〉。

对身处敌营的菲雅娜而言,能算得上是她真正伙伴的,就只有露比亚而已。

……她肯定感到很不安吧。

「嗯,也对。这里就交给〈风王骑士团〉的各位帮忙,我们就前往帝都吧。」

「本小姐也这么想呢。卡萝,之后的野炊就交给你啰。」

「请包在我身上吧,大小姐,我已经不会把砂糖和盐巴搞错了!」

「啊啊,本小姐还是有一点不安呢……」

琳丝蕾按著太阳穴说道。

「如果要前往帝都,要搭〈雷霆羽翼号〉去吗?」

艾莉丝说道。

〈雷霆羽翼号〉是〈风王骑士团〉的调查用船,全学院仅有一艘。

虽然名称给人迅捷如电的印象,但其实是〈蓝巴尔战争〉时代的军方淘汰品,速度相当缓慢。

甚至还传出了作为动力的精灵矿石,已经出现裂痕的谣言。

「……哎,也只能这么办了吧。」

「那台破铜烂铁……好担心它飞到一半就摔下来呀……」

「不、不用担这个心啦……大概吧。」

就连艾莉丝也有点不敢挂保证。

毕竟在艾莉丝当上骑士团长之后,就从未使用过那台飞艇。

「——如果不嫌弃的话,我的船借你们吧?」

「……?」

一行人朝著说话声的来源处望去——

「好久不见了呢,风早神人。」

「蕾奥拉,你来了吗!?」

只见身穿〈龙国〉军服的蕾奥拉•兰卡斯特就站在那儿。

「蕾奥拉阁下带著〈龙皇骑士团〉,前来助我等一臂之力。」

这时,艾莉丝向还不明白内情的神人解释道。

多拉古尼亚的本队虽然前去支援夺回帝都的作战,但蕾奥拉和〈龙皇骑士团〉则是以分队的身分被派往学院,并协防路障区。

多拉古尼亚最强的骑士——蕾奥拉。

一旦成为伙伴,她就是最能让人放心的援军。

「蕾奥拉,你的伤已经好了吗?」

神人问道。

被葛雷沃丝以魔剑砍伤的伤势,应该是致命伤才对。

「是呀,龙精灵的契约者就只有耐打这部分,能拿出来炫耀呢。」

说著,蕾奥拉露出傲然微笑。

「每从死亡深渊清醒一次,龙骑士就会变得更为强大。以现在的我来说,说不定能和你战个平分秋色喔?」

她将手伸向吊在腰间的巨剑剑柄。

瞬间,她的全身上下迸出了让人害怕的强烈〈神威〉,让精灵们为之哗然。

「等、等等,我再怎么说也还是个伤患啊!」

神人慌张地连连摆手。

「呵呵,我只是开玩笑的。说起来,我也还没恢复到最佳状态呢。」

蕾奥拉以让人难以捉摸是认真还是说笑的态度耸耸肩,收剑入鞘。

明明几个小时前还和〈魔精灵〉大军打了一场激战,居然还说自己没恢复到最佳状态?

这个龙国的女孩到底强到什么程度了……?

「那等把大部分的事情都摆平之后,我们再来切磋一番吧。」

「呵呵,这下就获得你的口头承诺了呢。以我个人来说,就是要当你夜晚剑舞的对象也没关系喔。」

蕾奥拉将没穿内衣的胸部贴上神人,露出了淘气的微笑。

「……唔、你、你喔!?」

「欸、等等,神人!」

「神人同学!?」

「哥哥,夜晚的剑舞是什么东西?」

穆亚以纯真的神情问道。

……真希望她别教坏别人的乾妹妹啊。

咳咳——艾莉丝清了清嗓子说道:

「话、话说回来,刚刚蕾奥拉阁下提到了可以商借船只一事——」

「哦,确实是如此呢。」

蕾奥拉将紧贴的胸口抽离开来。

「是我搭到这里所用的龙空母舰。虽然小是小了点,但速度可是很够看的喔。」

那艘军舰似乎正停泊在学院都市的郊外。多拉古尼亚虽然素以不拥军舰著称,但将飞龙运至战场的龙空母舰则是例外。

蕾奥拉所搭乘的船只,似乎能搭载六头飞龙的样子。

「我们借用多拉古尼亚籍的军舰,真的不会有问题吗?」

艾莉丝提出了理所当然的疑问。

「不会有问题的,毕竟那是兰卡斯特家所拥有的私人军舰。」

「……私、私人能拥有军舰?」

「真不愧是龙公女大人……」

克蕾儿和琳丝蕾双双睁大了眼睛。

「感谢您,蕾奥拉阁下——」

「嗯,帮大忙了。」

「我晚点也会前往〈帝都〉。龙王大人有令,要我在这座都市驻守一阵子——」

蕾奥拉将手探入乳沟,取出了有著飞龙外型的钥匙。

「这就是船只的主控钥匙。」

「你、你把它收在那里干嘛啊……」

神人接过了这支,被蕾奥拉的体温加热得微温的钥匙。

「顺带一提,请不要在我的个人房里,做些羞于见人的事喔。」

「谁会做啊!」

「欸,哥哥,穆亚也要一起去。」

这时,穆亚抱住了神人的腰。

然而,神人却是摇了摇头。

「不行,穆亚要留下来看家。」

「咦——为什么啦!」

「你的身体还没康复吧?得好好休息才行。」

神人将手轻放在穆亚的头顶上,温柔地抚摸她暗灰色的头发。

穆亚的〈愚者之巨钳〉会对身体带来极为剧烈的负荷。由于施展后很快就会发烧昏厥,即使是还在〈教导院〉的时期,她也没办法连续发动。

「等你体力完全恢复后,再和蕾奥拉一起来帝都吧。」

「……唔——我知道了,哥哥。」

穆亚鼓起了腮帮子,不情不愿地点点头。

——〈圣都〉亚历山大。

这里是〈圣国〉的首都,同时也是〈圣女〉艾雷西亚的故乡。

虽然政治与经济的中枢机能,已在多年前转移到副都梅莉雅洁,但有许多姬巫女居住的这座都市,目前依然是〈圣国〉的学院和祭祀重地。

拔地而起的丘陵上头,有著宛如列队士兵的一排排白色尖塔,而矗立在这些尖塔后方的,则是巨大的〈圣王宫〉。

于四百年前建造的伟大圣宫,在直入云霄的高度俯视著整座〈圣都〉。

而在〈圣王宫〉最深处的〈至圣之间〉——

「已确认艾雷西亚精灵学院发生过小规模的〈星界转移〉。这次的实验应该可以算是成功了吧。」

身穿圣衣的少女静静地开口说道。

她有著长至腰际的黄金色长发,左眼戴著眼罩,是个看似年幼的可爱少女。

她是身上寄宿了〈异界黑暗〉的精灵——米蕾妮雅•桑克图斯。

「虽然已经失去了两个〈我〉,但对计画尚不构成阻碍。」

「——做得好,爱思特。」

坐在王座上的〈圣女〉——艾雷西亚•伊蒂丝以洋溢著慈爱的口吻说道。

「如此一来,琉璃叶•李察尔蒂的牺牲也有了回报。」

「是的,一旦知晓自己能成为〈圣王〉大人计画的基石,她肯定也会很高兴的吧。」

「希望真是如此。毕竟多亏她赌上性命,这个容器才得以解放啊。」

圣女艾雷西亚站起身子,仰望〈圣王宫〉修殿的天花板。

刻在穹顶上的,是以〈五大精灵王〉为主题的雕刻。

「这个世界充斥了太多哀伤。这都得归咎于七千年前所犯下的原罪——」

说著,她将视线投向露台外头,轻轻扬起手臂。

存于〈圣都〉的六处圣堂,随之窜起了光柱。

那与发生在学院的〈星界转移〉前兆相当相似。

这时——

「——〈圣王〉亚历山卓斯,你这是想做什么!」

任何人都理当无法涉足的此处,蓦地冒出了一道身影。

那是身穿绯色礼服、身上缠绕红莲烈焰的美丽少女。

「——火之王,您为何出现在此!?」

米蕾妮雅•桑克图斯惊愕地喊道。

然而,现身的〈火之精灵王〉无视米蕾妮雅,径自逼近〈圣女〉。

「余问了,你这是想做什么!」

灼亮的眸子正窜出了熊熊怒火,而面对如此愤怒的火之精灵王——

圣女只是缓缓地回过身子,以开导般的口吻说道:

「——我要重新创造这错误的世界。」

「什么?」

「为此——我必须打开异界的〈大门〉。」

「……唔,你说〈大门〉!?」

沃坎尼克激动地大吼:

「你这家伙,该不会忘记了那些〈大门〉之外的存在吧。余等可是不惜借助〈精灵兵器〉的力量,并付出惨烈的牺牲,才将它们赶回原本的世界啊——!」

「我当然还记得。」

圣女点了点头

「正是为了获得那股力量,我才要打开〈大门〉呀。」

「……你这家伙!」

沃坎尼克瞬间释出了一道炽热烈焰。

那是连〈魔王之墓〉都因此熔毁的〈元素精灵界〉最强火焰。

「圣王大人!」

米蕾妮雅•桑克图斯大喊。

「——没用的,沃坎尼克。」

圣女耸耸肩,仅以单手就扫去了烈焰。

「……唔!」

「现在的你,不过就是个从本体切离出来的化身罢了。」

沃坎尼克咬紧双唇,以喷火的双眼瞪向圣女。

「〈圣王〉啊,你已经完全被〈异界黑暗〉吞噬了。」

「你错了,沃坎尼克。我并没有受到〈异界黑暗〉的污染。」

「……你说什么?」

「在我体内的,是更不一样的东西。」

圣女露出空洞的笑容,按著自己的心脏。

「有的时候,我也会搞不懂那究竟是我自己的想法,还是来自我体内之物的念头。不过,不管是我还是他,都寻求著〈始祖精灵〉的力量,这便是我们的共识。」

「你就为了这点原因,而打算开启异界的〈大门〉吗!」

「没错。能干涉世界法则的力量,正是完成我的计画所不可或缺之物。」

「……唔,余不会让你恣意妄为的,〈圣王〉!余可是很中意这个世界啊!」

沃坎尼克的全身上下,都喷出了灼热的烈焰。

〈圣王宫〉剧烈震动,周遭的石柱也像是糖制品般融成液体。

「这可真是出乎意料。不过是个化身的你竟能——」

「余在这个世界,有个想不起名字的朋友。」

沃坎尼克苦闷地说道。

浮现在脑海之中的,是在〈魔王之都〉遇见的那名红发少女。

——她还记得,自己认识与她长得神似的另一名少女。

那名少女的存在,似乎沉眠在记忆的底端。

「余不允许你随意重新创造这个世界!」

红莲之火烧得更旺,将〈圣王宫〉化为一片火海。

——然而,〈圣女〉只是静静地摇摇头。

「心高气傲的火之王啊,很遗憾,你是无法消灭我的。」

她让烙印在右手背上的炎之〈精灵刻印〉发出红光。

「……咕,亚历山卓斯,你这家伙!」

沃坎尼克射出了火焰。

「没用的。」

然而,这道火焰却被吸入〈圣女〉的〈精灵刻印〉之中。

接著,〈圣女〉静静地喊出了祷词。

「沉睡吧,〈火之王〉,将你的灵魂化为利刃吧——」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沃坎尼克的身影化为光粒,消失在虚空之中。

然后——

下个瞬间,一把迸射著灼热烈焰的深红色巨剑,便握在〈圣女〉手中。

而那便是〈元素精灵界〉最强的精灵魔装——焰剑〈拉格纳洛克〉。

圣女不当一回事地随手一拋——

接著将视线投向绽放著耀眼光芒的〈圣都〉。

「——好啦,让我们开始〈圣都〉的〈星界转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