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办公室后,神人便在办公室前与艾莉丝告别。

「那么琉璃叶阁下,请往这边,由我为您带路。」

「神人,等会儿见啰。」

琉璃叶朝着他微微一笑,薇蕾则是默默地转过身。

「……那我也回房间吧。」

正当神人喃喃自语之际……

「神人,你先等一下。」

克蕾儿突然从背后拉住神人的手腕。

「什、什么事?」

「艾莉丝为什么会穿那么暴露的铠甲?」

「居然让骑士团长穿那种东西……真,真是太不知羞耻了!」

……看来她们对这件事有很严重的误会。

「……那个好像是骑士团在〈精灵大祭〉穿的制服。」

「制、制服!?」

克蕾儿不禁瞪大双眼。

「……她、她们该不会要在街上穿这么暴露的服装吧?」

「那几乎和内衣裤没两样呢。」

「嗯……我也觉得很奇怪。」

神人只能尴尬地搔搔头。

「艾莉丝……」

「骑士团长好可怜喔……」

两人得知内情后,各自露出同情的眼神说道。

「话说回来,你们穿的又是什么衣服?」

接着,神人主动对两人穿着的女仆装提出质疑。

「这、这是班级咖啡厅的服装啦!」

「我们负责接客喔。」

「喔……」

话说回来,她们曾经说过乌鸦班要办班级咖啡厅的事。两人穿的似乎就是咖啡厅服务生的装扮。

「神人,你今天应该没有骑士团的工作了吧?」

克蕾儿手叉着腰说道。

「嗯,应该吧。」

「那过来帮我们的忙吧。」

「……我知道了。」

神人耸了耸肩点头答应。

一行人通过中庭来到别馆后,走上古老的木制阶梯。

二楼的空教室就是分配给乌鸦班的场所。

吊挂教室牌的位置挂着另一个招牌。

〈月光之森〉——这似乎就是咖啡厅的名字。

打开门扉后,店内颇为讲究的装潢便随即映入眼帘。

「看来还满道地的。」

「对吧。」

克蕾儿满意地点了点头,不只是切割木材做成的桌椅,还改贴了能够让眼睛放松的青苔色壁纸。

正当神人佩服地环视教室内部时……

「克蕾儿,你跑到哪里去了……咦?是神人?」

这时,突然传来了一道曾经听闻过的声音。

神人一回过头,便见到一位戴着兔耳朵发箍,身穿女仆装的黑发美少女。

她就是昨天在走廊将杀人饼干送给神人的公主。

「唔呃——」

一想起那个超越人类常识的饼干味道,神人就忍不住一阵恶心。

「神人,你那句『唔呃——』是什么意思呢?」

「呃……没什么……」

眼见公主气冲冲地鼓起脸颊,神人赶紧挥了挥双手试图瞒混过去。

「菲雅娜,魔术方阵构筑得还顺利吗?」

「几乎都已经完成了,现在正在休息,顺便过来看看这边的状况。」

接着,菲雅娜将视线转回到神人身上……

「神人,你也要过来帮忙轮班吗?」

「呃……其实我是隶属于〈风王骑士团〉的成员——」

虽然神人摇了摇头,不过……

「难得有这个机会,神人你也过来参加嘛。第二天不是没事吗?」

连克蕾儿都跟着起哄。

「……可是,这里应该没有应该没有男用的衣服吧?」

「说的也是,不知道哪里能借到管家的衣服呢。」

「我觉得不用拘泥于管家的衣服喔。」

「咦?」

菲雅娜浮现出小恶魔般的微笑看着神人。

「呃……那是什么意思……」

「嘻嘻,就是你听到的意思喔——」

菲雅娜啪地弹响指头——随即乌鸦班的女学生们突然从被帷幕遮住的房间冒了出来,并且将神人团团包围。

「唔……!」

「来!把神人打扮成一个完完全全的女仆吧!」

「你、你们先等一下……」

「好像很好玩!」「说、说不定还满好看的……」「化妆就交给我吧!」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班女学生的个性都有些奇怪,她们似乎对神人的女仆装扮燃起了好奇心和挑战欲。

「你、你们两个快救救我……」

神人将视线转往克蕾儿与琳丝蕾求救,然而……

「呃……你不用担心,我想应该会满适合你的。」

「其实……我也有点想看看呢。」

两个人分别转头看往别的方向。

「好啦!快点来吧!」「在你数着墙壁斑点的时候就会换完啰。」「来吧来吧~~」

「唔、唔哇啊啊啊啊啊啊!」

神人的惨叫声在被拖进房间的同时响彻整间教室。

……数分钟后,被强迫换穿女仆装的神人从帷幕后面走了出来。

他戴着梳理整齐的假发,而且还被化上一层淡淡的姬巫女妆。

头上则是戴着与克蕾儿同样的猫耳发圈。

(……好、好奇怪……怎么没有半点不协调感……)

站在镜子前面的神人不禁浮现出这个感想。

简直就像原先就很习惯这种装扮一样……

「唔……神、神人!你实在太漂亮了!」

「真、真的很适合神人同学呢!」

克蕾儿和琳丝蕾接连发出赞叹声。

「神人!你应该穿着这套服装去参加下次〈丽女祭〉的!」

菲雅娜握紧拳头说着,同班的女同学们也很有默契地点了点头。

「你、你们这些家伙……」

正当神人忿忿地低吼之际……

「……风早神人,原来你有这种嗜好。」

从旁边突然传来这道似乎颇为不屑的声音。

「……唔!?」

原来是身穿帝国骑士团制服的薇蕾·布兰佛。

她那淡紫色的眼瞳正锐利地瞪着神人。

「不、不是这样!别误会啊!」

神人连忙喊道,不过薇蕾仍然不改冷淡的表情开口说着:

「你这个变态。」

「这位是谁?」

「看起来不是这里的学生,一定是帝国的精灵骑士大人。」

教室里的女学生们也开始窃窃私语。

对多数精灵使而言,精灵骑士一直都是向往的目标。

或许该说女学生们并没有发现她就是〈十二骑将〉。

薇蕾在附近的桌旁找了个位子坐下。

「我可以要点红茶和蛋糕吗?」

「好、好的!当然可以!」

其中一位少女高兴地点了点头回答,然而……

「不——我要神人帮我泡。」

……她居然特别指名神人服务。

「我不是贵族,在泡茶方面可是不折不扣的大外行喔。」

当神人半眯着眼回答后……

「没关系,反正我也没有特别讲究。」

「唉……好吧。」

神人叹了一口气,走入厨房煮水,进行冲泡红茶的准备。

他从数十种瓶子里随便挑了一罐茶叶,不过每种应该都是最高级的茶叶,高格调的香气也源源不绝地扑鼻而来。趁着红茶还在浸泡的时候,神人选了一个看起来最漂亮的蛋糕卷,快手快脚地切片摆盘。

即使失去记忆,但不知为何脑中似乎还记得红茶的冲泡方式。

这对〈教导院〉来说是完全不需要的技术……这到底是向谁学来的?

(……我之前该不会真的曾经做过女仆的工作吧?)

愈来愈搞不清楚风早神人这个人在失去记忆前的样子了。

薇蕾·布兰佛啜饮了一口红茶后……

「……还算及格,说不定你还比较适合担任女仆的工作。」

「真是谢谢你的夸奖。」

神人耸了耸肩,弯腰坐在薇蕾对面的座位上,神人实在看不惯这个〈十二骑将〉只为了测试实力而波及到无辜少女的举动。

「我才想反问你,你怎么用男生的语气说话?」

一听到这个问题,她则是静静地将红茶杯放在桌面上。

「特务骑士的主要任务是在别国进行情报活动,扮男装的话,在某些场合还挺方便的,因为原则上不存在男性的精灵使,所以也不用担心会被看穿身分。」

「……原来如此,看来你在这个年纪就经历过这么多生死关头了。」

「这和年纪没有关系,你不也是这样吗?」

她用锐利目光紧紧瞪着神人,并且将一片蛋糕卷送进嘴里。

就在这个瞬间,薇蕾突然面露铁青地说道:

「……唔呃……这、这是什么东西……难道有毒!?」

她「砰」的一声趴倒在桌上,双手还不断地抽搐着。

「唔……怎么可能有毒——啊!」

神人突然发现原因。

因为克蕾儿和琳丝蕾都默默地指着菲雅娜。

看来那个蛋糕卷是公主的亲手杰作。

……因为那是外观看起来最好吃的蛋糕卷,才让神人不由得端了出来。

「……抱、抱歉……」

「唔……你果然有下毒……真是个卑鄙的家伙……」

薇蕾一边按着肚子,一边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我、我先失陪了。」

「喂喂……你还好吧?」

正当神人准备扶她起来的时候……

「风早神人,我真正的任务是查清楚你这个人的真正面貌。」

她突然在神人耳边悄声说道。

「……什么?」

「要是你打算成为让世界导向毁灭的〈魔王〉……」

——我就会毫不留情地杀了你。

……于是如此这般,神人帮忙乌鸦班布置教室,直至半夜。

之后,神人与艾莉丝一同前往〈精灵之森〉。

「艾莉丝,不好意思麻烦你帮我带路。」

「别在意,这也是风纪股长应该做的事。」

神人请她带路到姬巫女的净身场,这里的泉水似乎具有恢复疲劳的功效,据说连帝国骑士也会过来净身,虽然这里本来是禁止男性进入,不过艾莉丝已经事先向葛雷沃丝报备,让神人能在深夜时使用。

一抵达泉水边,艾莉丝便将火之精灵矿石交给神人。

矿石里封印着蜥蜴形状的火之精灵。

「先启动这个矿石再进去,毕竟半夜的水还满冷的。」

「嗯,谢谢你。」

「要、要不是有规定……其实我也想一起进去的……」

「嗯?」

「没、没什么!明、明天的朝会记得别迟到喔!」

艾莉丝摇了摇头试图掩饰,便飞上天空离开现场。

「……感觉她好像还满忙的。」

神人脱掉制服后,便穿着一条短裤泡进泉水里。

……好冷。于是他依照艾莉丝的建议,灌注神威启动火之精灵矿石。

精灵矿石发出红色光芒,并且开始在水中释放热量。

「喔?这还挺方便的——」

水温缓缓上升并开始冒出蒸气,简直就像是温泉一样。

神人抬起头看着夜空并「呼」地叹了一口气。

「……今天发生了好多事。」

他将右手的精灵刻印伸向月光。

神人的契约精灵为什么会遭到封印?

这和神人失去记忆的原因又有什么关系?

而且还有薇蕾·布兰佛说的那句话。

(……我是让世界迎向毁灭的〈魔王〉?)

她为什么会说这种话?

……就在这个时候,背后突然传来一道「噗咚」的水声。

「……?」

神人一回过头,便见到有个人影站在树丛旁边。

「……是谁?」

神人一边释放出杀气,一边问道。

……普通学生根本不可能在这种时间出来乱晃。

「等等,神人,是我。」

「这声音……是琉璃叶·李察尔蒂吗?」

人影做出点了点头的动作。

「……抱、抱歉!我立刻出来!」

神人连忙准备从泉水站起身。

记得她有戴眼镜,或许是视力不佳,在夜色中没有发现神人泡在泉水里,而且这里原本就是姬巫女的净身场所。

「啊……没关系,不用起来,因为我是过来找你的。」

「……找我?」

「没错,我不是说过会定时给你治疗吗?」接着,在袅袅蒸气另一侧——琉璃叶身着的圣服突然落到地面。

「……唔!?」

神人还来不及发出声音,她就已经走进泉水里了。

不论是散发艳丽色泽的湿润黑发或是细致肌肤都相当美丽——而且虽然身穿圣服时还看不出来,但她的身材可是相当姣好。

那对丰满的双胸也在神人眼前不停晃动。

「……既、既然要治疗,怎么不到房间……」

「在这里不是比较能放松吗?而且还能加强我的力量喔。」

在这种状况下根本不可能放松吧……

虽然神人打算如此回应,不过喉咙却不停抽搐无法发出声音。

「那、那你为什么要脱光衣服?」

「咦?你没有听葛雷沃丝说过吗?因为你的体质很特殊,所以要直接贴着身体才能传递魔术的效用,就连菲雅娜殿下平常都是这么做的……」

「唔……我、我还做了那种事情!?」

神人不禁对自己做过的事感到背脊发寒。

(……我、我到底逼那个货真价实的公主做了些什么事啊!)

接着,琉璃叶将胸部紧紧地贴在神人的手臂上。

「好……那放轻松一点吧。」

神人只好乖乖就范坐了下来,琉璃叶的手掌散发出淡淡神圣光芒照亮四周,并且直接轻轻抵在神人心脏的位置。

「……你心脏跳得很快呢。」

「你、你在说什么废话!」

神人红着脸撇过头去。

琉璃叶只是噗哧一笑,在他耳边喃喃说道:

「……把眼睛闭起来,然后做个深呼吸。」

「呃……喔……」

神人一边感觉到全身被温暖光芒笼罩,一边点了点头。

「——那第一个问题,你喜欢胸部大还是胸部小的女生?」

「……这和我的记忆有关系吗?」

「没什么关系,我只是好奇想问。」

「……拜托你认真点。」

神人只能闭着眼睛闷声抱怨。

「……那我要认真问啰。你在〈精灵剑舞祭〉获得优胜后,就在〈精灵王〉的祭殿失去了记忆。你还记得在那边发生了什么事吗?」

「〈精灵王〉的祭殿……不,我完全不记得了……」

……神人脑中又传来一道刺痛。

「那我换个问题,你的契约精灵长什么样子?」

「我的契约精灵……是……」

嘶唰……嘶唰…………

闭起的眼睛深处似乎浮现出一股白银色的光辉。

「那是个银发的漂亮女孩子……大概吧……」

「那是〈歼魔圣剑〉,那你左手的精灵呢?」

「……左手?」

嘶唰……嘶唰……嘶唰……嘶唰……

「唔……唔啊啊……」

左手的精灵——漆黑的羽翼——我用这把剑朝着她的心脏——

「……神人,你在精灵王的祭殿到底看到什么东西?」

「唔……唔啊啊啊啊啊!」

神人突然放声大吼。

并且用力把琉璃叶的身体推开。

「呼……呼……呼……呼……呼……」

接着,神人摇摇晃晃地倒进水里。

「……抱歉,我突然没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今天就先治疗到这边吧。」

琉璃叶则是摇了摇头并站起身。

……泉水也在不知不觉间冷了下来。

神人回到房间时,克蕾儿仍然醒着坐在床上。

她在精灵矿石发出的灯火下专心地看着书。

「克蕾儿,你在看什么书?」

「哇啊啊!」

身穿睡衣的克蕾儿连忙将书本阖了起来。

「……我、我是在准备明天的事,这是扮演女仆的参考书籍。」

「原来如此,果然是个资优生。」

虽然他瞥见『夜之女仆奇谭』的书名,不过神人并没有特别放在心上。  因为他的目光停在克蕾儿身上看了好一段时间。

她那原先绑在头部两侧的红色头发已经放了下来。

或许因为刚冲完澡的关系,她的头发依然显得有些湿润。

「……怎么了?」

克蕾儿愣愣地问道。

「没什么……因为你把头发放下来了……」

「原来如此,这样就会没办法分辨我和姊姊了呢。」

克蕾儿用手指梳着头发,将发丝拨开。

「神人比较喜欢这种发型吗?」

「……不,我觉得双马尾比较适合你。」

神人赶紧转过头掩饰害臊之意。

「这、这样啊……」

克蕾儿则是有些开心地轻声说着。

「神人,你明天有行程吗?」

「上午要和艾莉丝到学院都市巡逻。」

「唔……那、那好吧,巡逻结束后,要和我一起逛街喔。」

「我不用过去教室帮忙吗?」

「你还想再穿女仆装吗?」

「呃……」

神人赶紧摇了摇头。

于是,克蕾儿伸出了自己的小指。

「听清楚喔,明天要和我一起逛〈精灵大祭〉,我们约好啰。」

「……?」

「是、是要这样做啦……」

她用指头勾住了神人的小指。

就在这个时候,她的视线突然停留在右手的精灵刻印上。

「神人,我问你喔……」

「嗯?」

「你真的想找回记忆吗?」

见到克蕾儿带着诚挚的眼神询问——

「……我也不知道。」

神人则是如此回答。

「嘻嘻……可爱的孩子啊,我感觉到了你们的心跳声呢。」

一头黄金色的发丝正在月光下随夜风飘逸。

在宫殿外的苍郁森林中,一名身着圣服的少女正露出微笑。

她是米蕾妮雅·桑克图斯——也就是神圣路基亚王国的枢机卿。

她的手上能够见到首饰、生锈的剑、银制手环以及四枚戒指。

这些原本是古代王公贵族的装饰品——而这些〈魔装具〉都封印着调整为军用的精灵。原先这些是需要高度技术才能够驾驭的突袭据点用精灵,并且是无法顺利驾驭而被区分为不再适合军用的废弃精灵。

少女的指尖缓缓抚过剑的刀刃。

由指尖溢出的浓密黑暗沿着刀刃,笼罩在每一个魔装具上。

「……〈真正之闇〉啊,是时候满溢、恣意侵犯这些可爱孩子了。」

无穷无尽溢出的黑暗不停落到少女脚边,形成斑斑血迹。

而少女只是用单眼俯视着这副光景……

「嘻嘻……嘻嘻嘻……」

脸上还露出诡谲的微笑。

在篝火照亮的黑暗中,有个人影突然出现在〈石之圆环〉旁。

周遭并没有任何人类的气息,但负责构筑将精灵召唤至学院〈大门〉的十二名姬巫女,以及负责监督的骑士们都已经失去意识,倒卧在地面上。

其中并没有见到菲雅娜·雷·奥地西亚的身影,先前已确认过她在别馆休息不在现场了。

要是身为优秀姬巫女的她在场,肯定会让场面变得有些麻烦。

人影用指尖碰触描绘于地面的巨大魔术方阵。

虽然触动了防御魔术,迸射出抗拒反应的火花,不过也仅有一瞬间而已,对方很快就突破防御并改写以精灵语构筑的启动术式……

在夜晚拂晓之际,她们就会忘记这里发生过的事。

彷佛像是一切都没有发生似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