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搞的,难道是有人袭击!?」

营地窜升出一道夸张的冲天火柱,这时候——

克蕾儿等人离开入浴处,正在换衣服。

「结界被破坏了——大家小心!」

克蕾儿高声一呼。

菲雅娜、艾莉丝、琳丝蕾闻言,纷纷召唤出各自的精灵。

史卡雷特利用身上缠绕的红莲烈焰照亮周遭黑暗的环境。

这时,众人在不远处的山崖上,发现了三个持有武器的人影。

「那种甲胄……难道,是多拉古尼亚的龙皇骑士团!?」

艾莉丝凝神瞪视山崖上方。

三个人影无声无息地降落在地面,与克蕾儿等人展开对峙。

「真是让人惊讶,没想到那个重视名誉的龙皇骑士团,居然会对对手发动夜袭。」

「对我们来说,做为职业军人的使命比骑士的尊严还重要。我们只是为了替祖国带回胜利与荣耀,采取最有效率的战术罢了。」

向前踏出一步回答的,是一名留着少年般短发的女孩。

她手上拿着一把幻化成长柄战斧的精灵魔装〈哈尔巴特〉摆出迎敌架式。

「为了聊表尊重,我报上自己的名字吧。我是龙皇骑士团副团长——尤莉·艾希德。」

「我是〈史卡雷特队〉的克蕾儿·露裘。」

克蕾儿马上让史卡雷特幻化成炎之鞭的型态。

她不敢松懈地一边看着前方,一边对身后的艾莉丝低声说道:

「蕾奥拉不在这群人里面,看样子刚刚的爆炸八成是她干的好事。」

她的龙精灵尼德霍格,的确有用一击就造成那种破坏力的实力。

蕾奥拉应该是算准神人独自落单的时机,前来铲除他的。

「就算神人再怎么厉害,没有精灵魔装可用的话,他绝对打不赢蕾奥拉。」

「……我知道了,我马上赶去支援他。」

艾莉丝机敏地理解克蕾儿想表达的意思,咏唱起〈飞翔〉的精灵魔术。

她蹬地使力,准备往被火光染红的夜空飞去。

不料——

「——我不会让你去妨碍蕾奥拉大人的!」

「什么!?」

只见另一名骑士挺身挡在艾莉丝飞行的路径上。

那是一名乘坐在飞龙精灵背上的精灵使。

她应该是敌队对我方的行动做出预测后,事先安排在森林里的伏兵:她使唤的是龙精灵当中特别擅长飞行的一种,光靠艾莉丝的精灵魔术是没办法甩掉她的。

「……这下糟了,我们完全被隔开了。」

「神人……」

克蕾儿望着火柱冲天的方向,用力晈紧唇瓣。

灼热的闪光横扫过地面。

大地化为焦土,红莲烈焰伴随着惊人的爆炸声窜烧成熊熊火柱。

〈……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威力!〉

神人被爆风卷起,整个人摔落在地面上。

他马上站起身体,睁开眼睛一看——

映入眼中的,是一幅像是世界末日般的骇人光景。

地表被凿出钵状的大洞,四周延烧的火焰高墙仿佛要把黑夜吞噬殆尽似的。

狰狞狂暴的龙精灵在火焰高墙后面发出咆哮,大气瞬间为之撼动。

忽然刮起一阵强风,吹散了烈焰。

原来是漆黑的龙精灵挥动它巨大的翅膀造成的气流。

苍白的月光照在蕾奥拉的背上,她静静地朝神人走过来。

只见她扬手示意,龙精灵便幻化成一抹漆黑的幽冥。

黑暗的具现物缠绕在她手上,瞬间变成了巨大的魔剑。

「这就是我的龙精灵〈尼德霍格〉的精灵魔装——〈弑龙圣剑〉。」

蕾奥拉淡淡地低语,接着高高抡起魔剑。

神人的本能对他发出警告。

〈那东西很危险……!〉

他连忙起身想要回避攻击,这时——

「——破!」

蕾奥拉在眨眼间拉近与神人之间的距离。

〈——好快!〉

在魔剑当头挥落的前一刻,神人紧急往旁边跳开。

瞬间,传来岩层被砸碎的轰然巨响。

神人的脚被魔剑的尖端割伤,鲜血喷溅到白色制服上。

身体被砍伤的尖锐疼痛让神人不禁露出痛苦的表情。

〈……唔呜……怎么可能,她把精灵魔装完全具现得像真正的武器一样!?〉

如果刚刚神人没有避开那一击,身体一定已经被垂直剖成两半了。

从她挥剑的感觉看来,根本就是打算置神人于死地。

〈是因为克蕾儿说过的那个〈龙血〉的影响吗……〉

蕾奥拉的一双红色眼睛,在暗夜中炯然发光。

明显地看得出她已经失去大半的理智,化身成狂战士了。

由于精灵剑舞祭禁止选手杀害对方,所以精灵使通常会刻意降低精灵魔装具现化的程度,藉由直接对神威能量造成伤害的方式攻击对手。

可是,眼前的蕾奥拉完全是想摧毁神人的肉体。

「可恶——」

神人迅速咏唱〈武器复制〉的精灵魔术,在两手上制造出短剑。

现在他和爱思特之间的〈门〉无法开放,凭藉神人自身的神威能量,就只能如此自救了。

这种短剑相当脆弱,不仅无法承受魔剑的斩击,只要一被剑气扫到就会马上变成碎片。

情况只比赤手空拳稍微好一点而已。

〈不过,要是我能抢近她的身边,用短剑与大剑对战应该能取得优势——〉

神人在泥泞的地上使力一蹬,准备抢攻——但蕾奥拉已经早他一步挥落魔剑。

受到强烈的剑风拍击,神人全身的骨头部快碎了。

「唔呜……!」

接着又是一记毫不留情的猛烈斩击。

神人在地面打滚,好不容易才在千钧一发之际躲开。

「……这家伙,简直无隙可趁。」

额头上冒出冷汗。

蕾奥拉行云流水的动作,和她纤细的手腕还有那把沉重的大剑完全无法联想在一起。

她应该是用龙属性的精灵魔术强化过自己的肌耐力吧。

「——不够不够不够!来……快点让我的血液更加沸腾吧,风早神人!」

蕾奥拉再度用魔剑斩击:魔剑发出魔龙咆哮般的轰然巨响,并且喷射出一道冲击波。

神人感觉全身被隐形的利牙砍伤;这种攻击虽然和艾莉丝的风之刃相似,威力却强大得无法比拟。

有防割效能的制服应声撕裂,从神人的肩膀喷出红色的血沫。

「啧,这家伙强得夸张啊……!」

神人拭去嘴角擦破流出的鲜血,低声咒骂。

蕾奥拉浑身散发出慑人的剧烈神威。

就神人目前的状况而言,根本无法正面与她对峙。

〈——看来只好先撤退到森林里,进行拖延战术了。〉

〈龙血〉产生作用时,蕾奥拉虽然能得到压倒性的力量,但相对的,她也会变得无法冷静思考。只要神人彻底躲藏好,多少能够争取一些时间。

〈让蕾奥拉狂乱化的〈龙血〉,应该会消耗掉大量的种威能量……〉

没猜错的话,能以那种状态战斗的时间不会太久。普通的精灵使顶多只能支撑一分钟,就算是蕾奥拉这种程度的高手,最久也只能维持五分钟吧。

〈——如果五分钟后我还能全身而退的话,就能打倒她。〉

神人机敏地分析战况,决意撤退到森林中。

就在此时——远方位于溪边的一处山崖底下,忽然窜燃起一道巨大的火柱。

「什么……!?」

神人惊愕地往那里望去。

不需要思考地理位置也能猜到,那里是克蕾儿等人的所在地。

「——我的部下好像开始战斗了。」

蕾奥拉血红色的眼眸放出光芒,一口气拉近和神人之间的距离。

「要是你想保护伙伴的话,就不要逃窜,用全力打倒我吧!」

她抡起魔剑,从极近距离向神人迎头斩落——!

「——变成焦炭吧!」

克蕾儿甩出炎之鞭,同时施展精灵魔术〈火炎球〉。

使用长柄战斧的精灵使——尤莉·艾希德被她放出的火焰吞没。

「直接命中的话应该——什么!?」

「真可惜,炎属性的魔术对我的〈火龙精灵〉起不了作用!」

一头拥有赤红色龙麟的巨龙撕裂火墙,朝克蕾儿等人冲撞过来。

「琳丝蕾!」

「我知道!冷冽的冰牙啊,贯穿敌人吧——〈魔冰矢弹〉!」

琳丝蕾对准火龙精灵的身躯,射出能在一瞬间把目标冻结的冰之矢弹。

不过,就在冰箭击中目标前一刻,火龙从巨颚中吐出火焰,在瞬间蒸发掉琳丝蕾如雨般的冰箭攻击。

幸运击中的火龙的冰之矢弹也被龙鳞弹开消灭了。

「我的〈魔冰矢弹〉……怎么会这样……!」

「……唔,那家伙在身上施展了龙属性的精灵魔术!」

克蕾儿一边用鞭子甩灭火龙的火焰一边叫道。

龙精灵最大的特征,就是拥有压倒性的蛮力和足以抵御魔术攻击的高度防御力;尤其是当〈抗魔龙鳞〉这种精灵魔术发动的时候,更能大幅提升龙精灵对五大属性精灵魔术的防御力。

所以它们对克蕾儿等使唤五大属性精灵的精灵使来说,是很难对付的敌人。

「克蕾儿!光靠〈格奥基乌斯〉会挡不住它们的攻击……!」

这时,背后忽然传来菲雅娜像惨叫般的求救声。

她正使唤骑士精灵抵挡着两头龙精灵的攻击。

和她战斗的是暴龙精灵——它们没有翅膀和鳞片,是一种专门用来进行格斗战的龙精灵。

暴龙精灵挥舞巨大的爪子和尾巴,逼得骑士精灵节节后退。

它们的力量遥遥凌驾于骑士精灵之上,〈格奥基乌斯〉完全是靠骑士精灵的特性之一——

抗龙属性的剑技在勉强苦撑着。

可是战况是二对一,而且对抗的都是由技术纯熟的精灵使所使唤的精灵。

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是擅长防御的骑士精灵,也没办法光凭着剑和盾牌战成平手。

「菲雅娜……!琳丝蕾,拜托!帮我争取一点时间!」

「我尽量试试看!」

就在克蕾儿想马上赶过去支援的时候—

「……呀!?」

艾莉丝整个人被甩落在她眼前的地面上。

「……唔呜!」

「艾莉丝!」

克蕾儿抬头一看,发现一名精灵使少女骑乘在飞龙精灵背上盘旋在她们上空。

「我不是说过了吗,不准你去妨碍蕾奥拉大人!」

飞龙精灵嘶声咆哮,对倒卧在地的艾莉丝喷出无数的火球——

「可恶!」

克蕾儿在危急之际甩出炎之鞭迎击,半空中瞬时发生一阵剧烈的爆炸。

「艾莉丝……你还能动吗?」

「……嗯,抱歉,让你看到我失态的样子。」

遍体鳞伤的艾莉丝撑着〈风翼之枪〉,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子。

再怎么说,艾莉丝也是学院里的顶尖精灵使,就算飞龙精灵在空中的战斗占有优势,她也不至于会像这样单方面地挨打才对——

「那些家伙们各个战斗力都很强,但她们的团体作战的默契之强,才是最危险之处,我们根本无法比拟。」

「你说得很对……」

克蕾儿懊恼地对艾莉丝的分析表达同意。

其实,刚刚如果克蕾儿或琳丝蕾出手支援的话,艾莉丝应该就能和对方互相抗衡。

但是,龙皇骑士团不是能让她们有机可乘的对手。

「我的格奥基乌斯被——」

「呼……唔……火龙精灵几乎都克住了我的攻击……!」

回过神时,四个人已经被龙皇骑士团的成员们包围了。

骑士精灵被两头暴龙精灵压制住,琳丝蕾则是体力完全耗尽的状态。

「——初战就拿下奥地西亚地国代表队,算是还不错的战果。」

尤莉·艾希德把火龙展开成精灵魔装战斧。

「认输吧,克蕾儿·露裘。」

疾斩直下的魔剑原本应该已经砍中目标——

但是它现在却停在半空中。

「……什……什么!?」

蕾奥拉惊愕地瞠大她的红色眼眸。

神人一边从极近距离注视着她美丽绝伦的脸庞,一边喃喃说道:

「这是我为了紧急状况而保留的最后一手。」

只见他双臂交错,构住蕾奥拉握着魔剑的手腕。

神人无法用精灵魔术链成的短剑挡下蕾奥拉魔剑的攻击。

但是,却能制住握着魔剑的手。

他利用对方呼吸时瞬间产生的空隙往前踏出一步,并且用手臂缠住她的手腕。

如果蕾奥拉因此放下大剑当然是最好;要是她想用蛮力把神人推开的话,就会露出致命的破绽——这是种虽然简单却很有效果的体术技巧。

这个招式的原理虽然简单,但是只要稍微没抓准时间,就会马上丢掉性命,不是外行人模仿得来的。

神人因为在〈教导院〉受过严苛的战斗训练,所以才能把这个招式运用自如。

蕾奥拉保持高举大剑的状态一动也不动。

「这不是什么正派的招式,是无剑骑士的剑技——别名〈破刃〉。不过,教会我这招的不是〈教导院〉,而是葛雷沃丝那个老太婆。」

「——葛雷沃丝暗下曾经享有大陆最强的精灵骑士之美誉,原来是她的私传招术呀。」

蕾奥拉用发出红光的眼睛睥睨神人。

那是一双因为暴虐的快感而闪烁光芒的龙之眼——完完全全是战斗狂的眼神。

「不过,这种耍小聪明的把戏,在我压倒性的力量下根本没有用……!」

蕾奥拉身上的神威能量急违地暴涨。

她发出让大气为之撼动、不像是人类的咆哮,准备将神人一把损落——

「——你太鲁莽了,蕾奥拉!」

两者之间僵持的力量平衡崩坏的那一霎那,神人使出掌击打向蕾奥拉的心窝。但是——

「……唔!?」

在掌击击中她的前一刻,神人往旁边跳开了——不是反射动作,而是因为直觉。

一道闪光迸射而出,划过神人的侧腹在地表凿出坑洞。

射出闪光的,是装饰在〈弑龙圣剑〉剑柄上的龙头模样装饰品,如果神人没有及时闪避,心脏肯定会被贯穿。

侧腹鲜血淋漓的神人摔落在地上。因为刚才是在一瞬间凭藉直觉做出的回避动作,所以根本无暇使出受身保护身体。

蕾奥拉不假思索地横扫大剑。

神人被剑身侧面一拍,强劲的冲击力道让他全身骨头都快碎裂了。

〈……可恶……我的臂骨……!〉

蕾奥拉没有停止攻势,抡起大剑咆哮着向神人突进。

神人用精灵魔术链出剑,抵在腰间众力,准备抓住敌人突进时产生的空隙做出反击——虽然是场危险的赌注,但是他别无选择,只能把输赢赌在这招上面。

〈不快点打倒她,克蕾儿她们就危险了——〉

蕾奥拉突进的脚步让大地发出鸣动,像是头疾驰于地的猛龙。

被〈龙血〉支配的她绝不会手下留情。

只要稍微错失出招的时机——就只有丧命一途。

眼看大剑的剑尖就要逼进到眼前,神人等的就是这一刻。

他在背后的岩石上一蹬,往前冲出。

〈——成功了!〉

神人间不容发地避开大剑的斩击轨道,距离抓得非常完美。

像这种简陋的剑,虽然无法贯穿蕾奥拉经由龙属性魔术强化过的身体,但也能造成一定程度的冲击。纵使她是强韧的龙骑士,不过等她失去平衡时再连续给予打击的话,应该也有胜算。

岂知——

「我不是说过了吗,耍小聪明的伎俩对我没效!」

蕾奥拉·兰卡斯特——她用单手把〈弑龙圣剑〉往眼前的神人用力掷出。

大剑挟带着螺旋状的气流笔直地射出。

「……唔!?」

神人完全没有料到蕾奥拉这突如其来的举动。

他连忙避开大剑,不过蕾奥拉已经抢到他的眼前——

「糟……!」

危急之际,神人提起精灵魔术链成的剑当成防具抵挡攻击。不过蕾奥拉用魔术强化过的拳头瞬间就把短剑击碎,顺势直取神人的下颚。

神人感到视线剧烈摇晃;等他意识到那是因为身体浮在半空中造成的现象时,已经又重重摔落在地上了。

〈可……可恶……怎么可能用单手投掷那把大剑?太夸张了吧……〉

神人一边确认自己身上受创跟还能动的地方,一边咒骂着。

肋骨折断,内脏也有好几处受损。

手指麻痹无法动弹,看来已经无法正常地战斗了。

「——来吧……风早神人,让我的血液更加沸腾吧!沉睡在我体内的〈龙〉正疯狂地渴求着你呢!」

蕾奥拉拾起刚才掷出的魔剑,缓缓步向神人。

彷佛是一头沉浸于狩猎快感的龙一样。

「——不抵抗的话,你会死唷。」

「……随便你怎么说。」

神人一边因为激烈的痛楚而呻吟,一边用手撑地站起身子。

远方的溪边,现在正窜出比剐才更燃烧得激烈的火柱和黑烟。

〈克蕾儿……艾莉丝、菲雅娜、琳丝蕾……〉

神人因为无法保护重要的伙伴而懊悔不已,不由得握紧失去知觉的手指。

〈以我现在的状况,绝对无法打嬴蕾奥拉·兰卡斯特——〉

神人冷静地承认这件事实。

——没错,前提是以他现在的状况。

戴着皮革手套的左手上,精灵刻印正隐隐作痛着——其实,神人早就注意到了,从刚刚开始,精灵刻印就一直发出灼烧般的热能。

那是在这三年之间,从来未曾打开过的〈门〉。

但是现在……神人却感觉到她在主动呼唤自己。

只需要一句话,只要呼唤她的名字,就能得到最强魔剑的力量。

使用她的力量,就能够打败蕾奥拉,拯救身为伙伴的少女们。

那是最高位的合之精灵魔装——〈贯穿真实之剑〉的力量。

只要有她,神人就能在一瞬间变回三年前那个最强的剑舞姬。

但是,这也代表他必须接受交换条件——舍弃烙印在另一边手背上的契约。

也就是舍弃那名在黑暗中独自被悲伤禁锢,封闭内心的剑精灵少女。

〈我——〉

神人发出痛苦呻吟般的声音。

他的心中在瞬间闪过一丝犹豫和纠葛。

但是,他马上就抬起脸庞,用力摇摇头。

其实自己早就做出结论了不是吗?

〈我是爱思特的主人!〉

这时,蕾奥拉已经逼近到神人眼前,一双赤红的眼眸透出诡谲不祥的光芒——

「风早神人,你简直让我失望透顶。」

瞬间,〈弑龙圣剑〉贯穿了神人的胸膛。

意识落入一片无明的黑暗中——

在那里,神人找到一名抱着膝盖、独自俯首不语的少女。

她银白色的发丝在黑暗中依然闪耀着光泽。

无瑕洁净的裸身,彷佛是一柄出鞘的冷冽锐剑。

「——爱思特。」

神人伸手轻抚她——这名把内心封闭起来的少女的脸颊。

少女惊讶地瞠大带有神秘感的紫蓝色眼眸。

「神人……!」

「求求你,爱思特——把力量借给我吧。为了保护大家,我需要你的力量啊!」

神人对着沉吟不语的爱思特嘶声叫道。

爱思特只是静静地摇摇头。

「神人……我很抱歉,我已经……不能再成为您的剑了。」

「为什么——」

「因为总有一天,我一定会害神人失去性命。」

就在这时候,神人感觉手指上有股冰凉的触威。

「……爱思特?」

那是一滴眼泪。

也是从前完全没有任何感情的剑精灵有了〈心〉的表徵。

手指触碰到眼泪的瞬间,激烈的情感化成漩涡,流进神人脑海里。

那是关于救世圣女与〈歼魔圣剑〉之间的——最后一段回忆。

在爱思特的面前——

消灭魔王后的圣女,她的身体逐渐变化成美丽的精灵矿石结晶。

「主……主人……?」

「爱思特……不要露出那种表情。」

艾雷西亚把自己还能移动的右手放到爱思特头上,用痛苦呻吟般的声音对她说:

「其实,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会这样了。」

不过年仅十六岁的少女,露出看透人生的神情。

结晶化的现象逐渐蔓延到她的指尖,看到这一幕——

剑精灵终于明白了。

这是——〈诅咒〉。

到目前为止,诅咒——被圣剑歼灭的精灵们的怨念与忿恨一直蓄藏在圣剑之中。

当诅咒突破蓄藏的极限时,就会开始反噬身为圣剑契约者的少女身躯。

〈歼魔圣剑〉是能破除所有诅咒的剑。

但是那些诅咒并没有从世界上消失;等到了某个时间点,蓄积了无数诅咒的圣剑就会把这些诅咒反髋在契约者身上。

精灵兵器——〈护界神·爱思特〉并不是什么圣剑。

让使用者以生命换取强大力量的她,毋庸置疑的是一把魔剑。

「怎么会……怎么……」

这时候,爱思特只能束手无策地看着少女纤细的手——总是温柔地抚摸自己头的手——渐渐变成坚硬的精灵矿石。

「主人!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会有这种——」

「没关系的……爱思特。」

艾雷西亚浅浅一笑,并且用温柔的神情看着爱思特。

「主人……您明明知道会这样,还……」

「是呀。所以……这不是爱思特你的错喔。」

少女一边轻抚爱思特银白色的头发,一边安详地点点头。

但是她的声音却在颤抖,眼中也泛出微微的泪光。

这是理所当然的反应——在生命之火即将熄灭之际,教人怎么能不感到恐惧呢?

因为,她根本不是什么圣女。

只不过是一个平凡的十六岁少女罢了。

「主人……」

「再见了,爱思特……我唯一的好朋友。」

「不可以……主人……不可以……」

接着,爱思特用细微的声音说:

「不要走……艾雷……西亚……!」

「……我好高兴,这是爱思特第一次……叫我的……名字……」

「……!?」

随着澄澈优美的声响,少女的头颅完全结晶化了。

爱思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悲剧发生。

看着这个与自己第一次心意相通的少女变成一尊透明的结晶,迸裂破碎的瞬间。

「爱思特,我啊——」

温热的泪水夺眶而出,从爱思特的脸颊上滑落。

「其实……根本就不想成为什么圣女。」

「——艾雷西亚!」

恸哭的声音回荡在魔王城堡中。

这竟然是背负着民众的期待,一直持续孤独战斗的圣女——

最后得到的结局。

后来,爱思特把自己亲手封印在魔王所持有的佩刀中。

为了不再让罪孽深重的魔剑与其他人缔结契约。

为了不要再度失去最重要的人。

她坚定地对自己立下誓约——再也不对任何人敞开心房。

「——我无法成为神人您的剑,我没有那种资格。」

「……」

窥见了爱思特的这段过去,神人不禁沉默无语。

曾经有位少女,让冷漠无情的精灵兵器爱思特知道了什么叫做感情。

而爱思特竟然因为自身的诅咒,夺走了少女的生命。

所以她才会把心门关紧。

在长达数百年的漫长岁月中,不断拒绝想要与她缔结契约的人。

只为了不再让人碰触到自己。

神人甚至无法想像,那是种多么沉重的孤独。

「爱思特……」

神人轻轻地为她拭去眼角的泪水。

神秘的紫蓝色眼眸因为他的举动惊讶地眨了几下。

「什么没有资格,我不许你这么说自己——我不能没有你啊。」

「不可以……如果继续使用我这把魔剑的话,总有一天我一定会害神人丧命的!」

这时,神人把手放到爱思特头上说:

「我才不会输给那种诅咒呢。」

接着他轻轻搓揉爱思特那头美丽的银白色头发。

「唔唔……神人……请您不要这样……」

「我不会住手喔,会一直摸到你停止哭泣为止。」

「神……人……」

「爱思特,不管是你的诅咒或是你身为魔剑的命运,我都愿意接受。」

接着——

他紧紧搂住爱思特纤细的身躯说:

「所以……回到我身边吧,爱思特!」

「不行……我会让神人……」

为了不让她继续说下去——

神人把爱思特拥向自己,用嘴唇堵住她的唇瓣。

「……!?」

爱思特惊讶地睁大眼睛。

因为神人做的,是精灵使在与高位精灵缔结契约时进行的仪式。

誓约之吻。

神人温柔地把交叠在一起的嘴唇移开。

「我再说一次……爱思特,我不能没有你。」

神人一边搂紧她娇柔的身体,一边大声叫道:

「爱思特,成为我的剑吧!」

听到神人充满力量的坚定话语——

「神人……我——」

爱思特银白色的发丝绽放出辉煌耀眼的光芒。

「……什么!?」

蕾奥拉惊愕地瞪大赤红色的双眼。

应该已经失去意识的神人,右手突然绽放出强烈的闪光。

「——冷酷的钢之女王,斩妖除魔的圣剑啊!」

神人用颤抖的嘴唇咏唱起精灵语的召唤术式。

「……唔!?」

眼前已经丢掉半条命的神人,竟然能发出这么坚定有力的声音——体内难以名状的警戒心对蕾奥拉发出警告,便她往后跃开。

「……怎么搞的?难……难道,我体内的〈龙〉在害怕?」

这是在〈龙血〉觉醒状态下才能感受到的——属于本能的恐惧。

接着——

「——在此化为钢之剑,赐予我神力!」

从神人身上迸射出几乎要让眼睛灼伤的凄厉闪光。

只见一扇连结精灵使和契约精灵的〈门〉具现在神人眼前。

细雪般的光之粒子飞扬飘散——

现身其中的,是银白色秀发随风飘逸的美丽少女。

「……爱……思特,谢谢你……愿意听我任性的要求。」

神人按着胸口被贯穿的伤口,苦笑着说。

「神人,我是您的剑——一切如您所愿。」

身穿学院制服的爱思特,像往常一样面无表情地说着。

只见她脸颊上染着一抹微微的红晕——或许是周围熊熊燃烧的烈焰所造成的关系吧。

「居然把〈歼魔圣剑〉呼唤回来了……」

蕾奥拉红色的眼眸愈发闪亮。

「这才对……这样才有打倒你的价值!」

她像咆哮般的吼叫,高高扬起〈弑龙圣剑〉——

「——铲除一切吧!暴虐的魔龙!」

魔剑尖端直直迸射出一道鲜红色的光线。

灼热的闪光让大地化为焦土,林木在瞬间焚烧殆尽。

「——爱思特!」

神人高声叫道。

但是,爱思特完全没有要闪避的意思,只是昂然伫立在原地。

她抬起冻冰般毫无表情的脸庞,对袭来的闪光伸出手掌。

「——我在和神人谈话,请你不要妨碍我们。」

让大地化为熔岩的灼热闪光,在她淡淡的说话声中轻易地烟消云散了。

「……什么!?」

蕾奥拉惊愕地瞪大双眼。

有着娇柔少女容貌的爱思特,身上释放出一种从外表无法想像的威严。

「……爱思特,我们上!」

「好的!」

神人摇摇晃晃地撑起身体,伸手握住爱思特的手。

胸前的伤口裂开,大量鲜血流淌在地上。

现在他不但手臂关节脱臼,肋骨也折断了。

遗体鳞伤都不足以用来形容他严重的伤势。

但不知道为什么,神人不觉得自己会输。

光是爱思特在自己身边,就足以让身体涌出力量。

随着神人咏唱展开术式的精灵语,爱思特的身体幻化成光之粒子飘散在空中。

下一秒钟,一把闪耀着银白光辉的剑便出现在神人手上。

歼魔圣剑——护界神·爱思特。

「接招吧……蕾奥拉·兰卡斯特!」

神人用双手抡起护界神·爱思特,高声呐喊。

这次不需要什么小聪明或刁钻的伎俩——只要一击就足以分出胜负。

「魔龙啊,呼应吾血呼唤,撕裂一切吧!」

蕾奥拉也握紧〈弑龙圣剑〉,发出咆哮。

接着,握持圣剑的两人同时发足向对方疾冲过去。

「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剑气挖凿地面,扬起滚滚沙尘。

「——用你的身体承受我体内沸腾的龙血吧!」

大剑的斩击逼近眼前。

蕾奥拉往前突进,她全身缠绕着狰猛的神威能量,彷佛只要轻轻碰到就会被斩碎一样。

但是神人没有丝毫畏惧,反而蹬地使力加速往前冲。

没有什么好怕的。

因为现在的神人拥有一把最强的剑。

「爱思特……你的悲伤和绝望,以后全部都交给我来背负吧!」

双方的武器交锋之际,〈歼魔圣剑〉绽放出一道更加耀眼的光辉。

〈弑龙圣剑〉在她一击之下,应声化为碎片。

「……怎么会……难道蕾奥拉大人她!?」

副团长尤莉,艾希德惊讶地叫道。

因为强大到连在远方的自己也能感受到的神威能量,突然中断了。

「在战斗中居然分神看旁边?你太小看我了吧!」

像铜墙铁壁一样无隙可趁的龙骑士们,因为动摇而产生出一瞬间的破绽——克蕾儿当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

她甩出炎之鞭勾勒出一道弧形闪斩,把尤莉的哈尔巴特打落在地。

「……唔……糟了!」

「——上吧,史卡雷特!」

炎之鞭瞬间幻化成火猫的模样袭向敌方。

「啧!」

尤莉往后跳开闪避攻击。

「狩猎计划暂停,全体撤退!」

「尤莉大人!?」

「蕾奥拉大人输了。」

「什么……!」

闻言,多拉古尼亚的龙骑士们纷纷脸色大变。

不过她们终究是训练有素的军人,理解战况后,立刻在尤莉的率领下有条不紊地往森林另一边离去。

「休想逃!冷冽的冰牙啊,贯穿敌人吧上魇冰矢弹!」

琳丝蕾马上射出冰之矢弹追击,可惜只打中森林的树丛,接着便消散了。

「难道说……神人他把蕾奥拉打倒了?」

「看来应该是这样没错。」

克蕾儿一边点头回答,一边对燃烧着熊熊烈火的营地方向远眺。

「……我不懂,为什么你不夺走我的〈魔石〉呢?」

蕾奥拉仰倒在炙热的焦土上,开口询问神人。

原本发狂燃烧的红色眼眸,现在已经变回沉着的黑色。

……看情形〈龙血〉觉醒的状态已经结束了。

「因为我要谢谢你帮我制造出找回爱思特的契机啊——骗你的……」

说到这里,神人也脱力地倒卧在蕾奥拉身上。

她的身体比神人想像的还要纤细娇柔。

一张楚楚可怜的脸庞与神人的脸只有咫尺之遥。

「这次就先放过你吧。而且……我想再跟不受〈龙血〉支配的你——真正的龙骑士蕾奥拉再用剑舞交手一次。」

「……你这个人,真的是太天真了。」

「……开个玩笑罢了。其实只是因为我浑身是伤,已经无法动弹啦。」

神人苦笑着说道。蕾奥拉突然羞红了脸,撇开视线。

「你、你果然是个危险的男人呢……就各种意义上而言。」

「喔,什么叫各种意义啊?各种是有哪几种呢?说来听听吧。」

「你……你这头淫兽,少罗唆!」

蕾奥拉推开神人的身体,用手撑住地面站起身子。

似乎因为〈龙血〉暴走把她的神威能量耗光的关系,她看起来有些摇摇晃晃的。

「下次我不会再输给你了……风早神人。」

「好啊,我也是……才不会输给你哩。」

蕾奥拉露出嫣然微笑,接着消失在熊熊燃烧的烈火彼方。

「……神人真的是个没有操守的轻浮主人。」

头上传来爱思特有点闹别扭的声音,神人一边听着她的声音,一边晕了过去。

——这次,他没有再做那个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