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贵!这啥啊!」

「老师,这是蜡块吗?又或者是某种矿石?」

「明明曾是吾辈的学生却如此无知,真是让人叹息吶。这是龙涎香」

「竜口水的香?是取自竜身上的什么东西吗?」

「嗯,过去的人是这么认为的,但这个其实是在海蛇肠内形成的结石,即便在各类天然香料中也是特别昂贵的一种」

「嘿诶,这样啊」

今天,大家再次一起来到市里散步观光,期间光顾一家店时,莫尔他们看到某件商品后惊讶的大叫起来。

可能是因为这家店柜台里陈列都是些昂贵的商品,店内除了我们外一个客人也没有。

莫尔他们发现的是……灰色、琥珀色、黑色、白色等各种颜色条纹混在一起的大理石块?

这东西的外观就像个蜡块,感觉并不怎么值钱。

然而明明乍看上去连怎么使用都不明,价格却是同等重量黄金的好几倍。

恩斯特似乎知道这个块状物体的真面目,按他的说法这个好像叫龙涎香。

前世时我也听说过这种香料,但亲眼见到实物还是第一次。

因为只能通过鲸鱼偶尔吐出体外变成漂流物后被捡到的方式获得,所以龙涎香在地球同样十分昂贵。

没想到这个世界也有,真让人吃惊。

「(没记错的话,在地球上龙涎香是取自抹香鲸……。但这个世界……)」

啊,刚才恩斯特已经说了这边的龙涎香产自海蛇吧……和地球不同呢。

「客人您真有眼光。这块龙涎香,是本店时隔了三年才再次进到的货哟」

「那么难弄到?」

「诶诶,即便打倒数百条海蛇后才能从它们的肠中获得一块龙涎香,也算是相当幸运了」

我之前打倒过很多条海蛇,它们的肠子里有这个吗?

话说,海蛇确实比抹香鲸看起来更像竜。

「鲍麦斯特伯爵,龙涎香可不是能轻易获得的」

「是吗」

「因为健康的海蛇肠内不会出现龙涎香。只有那些患有肠胃疾病的海蛇,它们吃下的鱼类、乌贼、以及其他水生生物的残渣才会以未消化的状态滞留在肠内,最终和肠液一起结晶化形成龙涎香。据说,这种香料的香气能让人产生升上天国的感觉。在魔族之国,它的市场行情和十倍重量的黄金相等」

无论人类还是魔族,似乎都会不惜重金购买龙涎香。

「健康的海蛇体内反而没有吗……那么,让威尔抓几条海蛇来,强行把它们喂出肠胃病再养一段时间的话,不就能得到龙涎香了?」

艾尔……。

我觉得事情肯定没那么简单。

「那个……艾尔先生。得了病的不健康海蛇肯定养不了多久就会死去哟」

「对啊!」

不是,这种程度的结果,就算埃莉丝没特意指出来,艾尔之外的人也肯定都察觉到了吧。

龙涎香如果真能用那么简单的方法获得的话,肯定早就有人去实施了。

「我家这次时隔三年才再次进到了货。上一次更是时隔五年才进到货的。那么各位客人,是否要买下这块龙涎香呢?」

龙涎香是这么稀有的东西吗。

既然如此,价格如此昂贵也是无可奈何吧。

虽然我不会买就是了。

另外该说果然如此吗,其他人也都没有要买的意思。

「那么,就不买了!」

「我们没工作嘛」

「更没钱」

虽然一切都是事实,但莫尔的话还是让人听了就觉得悲哀。

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单词比无职更扎心了。

甚至让我觉得当社畜还要更好些。

「就算有钱,也没人会特意买这种东西」

「没错。真有那么多钱的话,拿去让自己游手好闲的过一辈子好多了」

「说到底,这个只不过是能发出好闻气味的香料而已吧?心灵的安宁?想获得那种东西的话,与其买昂贵的香料从黑心企业辞职就够了吧?」

「「「「「「「「「「……」」」」」」」」」」

是因为说了这种话的缘故吗?

埃莉丝她们对莫尔三人的发言彻底无语的隔天。

负责管理租赁我家船只渔夫们的老渔夫,说有事要和我们商量。

「海蛇的巢穴?」

「与其说是巢穴,不如说只是个距离萨利乌斯不远的岛……其实就是块巨大的礁石罢了,海蛇们现在占据了那里」

「占据了那里?」

「大概是因为觉得住起来很舒适吧?大部分时间它们都留在礁石上晒太阳,饿了就潜入海中去捉猎物来吃。虽然最开始时只要两三条而已……」

前世,我也曾在新闻中听过海狮占领了北海道某处渔场附近的小岛或礁石,给渔场造成了巨额损失的报道。

这个世界的海蛇会做出类似的事吗。

数十头海狮聚集在礁石上的光景就很有压迫感了,换成十几条海蛇的话肯定更厉害。

所以渔夫们才怕的不敢接近吧。

「没有拜托霍尔米亚边境伯家驱除吗?」

「那个,我们刚提出请求魔族就来了……」

也就是因为人手不足被拋在脑后了吧。

「没去找冒险者帮忙?」

「冒险者都不喜欢驱除海蛇的工作」

「没错呢」

「威尔,讨伐海蛇的报酬很不上不下哦」

伊娜告诉了其中的理由。

「因为海蛇的身体很巨大,如果不是本领高强的冒险者组队去讨伐就会很危险。没本事的冒险者去挑战更是被视为有勇无谋,最后只会变成对方的食物。然而,相对的讨伐海蛇的报酬却往往不多……」

海蛇虽不是魔物,强悍程度却和翼竜或飞竜接近。

因此驱逐的话必须动用大量人手,然而打倒它们后却没有魔石可拿。

也就是说,虽然要面对的风险同级,打倒翼竜或飞竜所获得的报酬却压倒性的多过海蛇。

「虽然肉或鳞片都可以拿去卖,但当然还是取自翼竜或飞竜的更值钱」

海蛇的素材虽然也不便宜,但果然还是比魔物的翼竜飞竜差很多。

因为这些理由,冒险者大多对驱除海蛇的委托很排斥。

而且讨伐海蛇基本必须驾船出海在不习惯的船上进行战斗,所以也存在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反杀的风险。

海中的海蛇,很多都会跑来祸害人类的渔场。

如果渔夫因此补不到鱼导致税收减少的话会对领地造成很大打击,据说由于人类活动的海域里出现海蛇的话必须第一时间将其赶走或讨伐,导致领主凭空多了很多工作的情况相当常见。

「海蛇有这么难对付吗?」

既不会飞,也不会发射吐息,表皮和鳞片更没有飞竜或翼竜那么硬。

身体虽然巨大但对魔法的抗性相当弱,无论怎么想都算不上是难搞定的猎物。

至少在我眼中是这样。

「维尔玛也曾将海蛇一击斩首吧」

「但是,对普通的冒险者就很棘手了」

「是没错」

渔夫们虽然擅长捕鱼,但并不代表他们也有能力解决海蛇。

既然如此,现在只能由我们来解决这件事了吗。

但在这种时候,有一点必须在意。

「讨伐海蛇本来是霍尔米亚边境伯家的工作。我这个鲍麦斯特伯爵擅自出手处理掉的话,边境伯会因此闹别扭吧?」

大致就是这种感觉?

我认为有类似想法的人应该挺多的,毕竟这里是霍尔米亚边境伯家的领地。

我把领主霍尔米亚边境伯扔在一边,擅自出手讨伐掉海蛇的话,他搞不好会因此敌视鲍麦斯特伯爵家。

「老公,你会不会想太多啦?」

「不……并非不可能……」

虽然卡琪娅觉得我多虑了,但身为那个霍恩海姆枢机卿孙女的埃莉丝,就十分清楚大贵族的麻烦之处。

前世推行新企划时,也因为没及时联系某个上级,导致那个人跑来吼著『我怎么从没听说过!』发了好大一通脾气,甚至之后也余怒未消就不停妨碍企划的推进……那次真是倒了大霉。

明明爬到了不低的地位,年纪也不小了,但往往就是这类人一旦被伤到了自尊心,便会长时间内一直进行报复。

即便那个企划任谁都明白绝对能成功,我们也只是忘了事前知会那个大人物一声而已,对方仍彻底利用起自己的地位和权势,使出全力的妨碍我们。

长远来看,这么做肯定会给公司造成损失。明明连小孩子都明白这种事,可那个大人还是仅仅因为自尊心被伤害这个理由,就做出了反常理的行为。

即便我觉得是在做好事,擅自讨伐了对渔场形成威胁的海蛇,如果最后被霍尔米亚边境伯一句话全部否定的话,我和他就会发生很大冲突。

即便换了个世界,我觉得这事还是有十足的可能发生。

「真亏你能想到这些,威德林。了不起哦」

「我是小孩子吗!」

对泰蕾纱的夸奖,我只能这么回敬。

「但是,如果是以前的你……」

「说不定会马上跑去讨伐海蛇,事后才想起向霍尔米亚边境伯报告呢」

「唔唔唔……」

我无法否定丽莎的推测。

「贵族可真麻烦啊」

「这种事,在哪里的职场都差不多吧?」

「这个嘛,首先我们就没有工作」

「没错呢」

「虽然在上学时遇到过惹人厌的学长或教授」

「……他们是这么说的哦,惹人厌的教授」

「是指吾辈吗?吾辈才不是惹人厌的教授」

「没错哦。露易丝酱」

「虽然老师性格有点怪……」

「又没有为我们介绍工作」

「啊咧?怎么有种他们在批判恩斯特你的感觉?」

「这、这样啊……」

被露易丝指出后,恩斯特少见的露出了阴郁的表情。

就在我们聊著这些的时候,另一位老渔夫加入了进来。

「鲍麦斯特伯爵大人,确实霍尔米亚边境伯大人还没给出讨伐的许可……但我们判断这件事交给冒险者来解决的话应该也没关系才对。所以,能请您接下这个委托吗?」

「唔———嗯」

如果我想以鲍麦斯特伯爵的身份解决这次的问题,就必须马上写信给边境伯征求许可。

真那么做的话,光是等待回音就得花好几天时间。这期间,渔夫们会一直无法接近海蛇们盘踞的那块礁石和周边海域。

结果状况将变回我们抵达萨利乌斯前的样子,在因为魔族的缘故导致霍尔米亚边境伯领整体捕捞量大幅下降的现在,最好还是尽早让礁石周围的渔场恢复正常吧。

「海蛇继续增加的话食物也会变得不够吃,虽然通常来说不可能,但某些大胆的个体搞不好会因此跑到萨利乌斯附近袭击人类和渔船」

「明白了,我们接受这个委托」

总之就是这样,为了讨伐聚集在萨利乌斯附近某块礁石附近的海蛇,让周围的渔场可以重新使用,我们以冒险者的身份接下来了此次的任务。

* * *

「话说,莫尔你们也跟来了啊」

「当然的」

「这也是一种社会经验嘛。而且还非常难遇到」

「目标并非魔物,只是身体很大的海蛇罢了。讨伐起来轻轻松松啦」

翌日,我们以海蛇盘踞的礁石为目的地出发了。

只有我们自己驾船认路的话太让人不放心,于是我雇了一名渔夫做向导。

听说要去讨伐海蛇后渔夫一脸不安,因此我把给他的日薪金额增加了一些。

有我、导师、布兰塔克先生在,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才对。

顺便说下,女性阵容因为要照顾孩子们今天全体休息没有来。

结果莫尔他们三个却跟了过来,不过三人都有著中级上位水平的魔力量,所以应该没关系吧。

比起安全问题,他们这次为什么会一起跟来更让我百思不得其解,明明之前每个都半点干劲也没有。

「这三个家伙,能使用魔法吗?」

作为我的护卫也来了的艾尔,用怀疑的眼神看著虽然拥有不低的魔力量,却没怎么正经练习过魔法的莫尔三人。

他是在怀疑到了实际动手讨伐海蛇时,三个魔族青年是否能派上用场吧。

虽然要我说的话,就算他们无法成为战力也无所谓。

「啊咧,我们的评价意外的低吶。明明拥有不低的魔力量」

「莫尔。埃尔文觉得我们虽然拥有魔力,却没怎么训练过可能无法使用魔法吧」

「这样啊」

「我们可以很正常的使用魔法,所以我认为没有问题」

莫尔、拉穆尔、萨拉斯三个,都向我保证不存在无法使用魔法的魔族。

「只是平时我们没有什么机会使用魔法罢了。而且这完全是因为社会大环境导致的」

「突然在街上乱射魔法的话,会被治安维持组织逮捕关起来嘛」

「说到底,根本就没有那么做的理由」

也对。

也许很久以前的确存在魔族行事极为狂暴的时代,但随著文明的进步,魔族现在应该不会再毫无意义就乱射魔法了。

虽然这也让他们完全没有了魔族的感觉。

「反正,鲍麦斯特伯爵他们几位会出手将海蛇讨伐吧,所以根本用不著我们使用魔法」

「最多只能算为了以防万一的保险?」

「我们全程只会旁观」

「确实这次威尔会搞定一切,全程只是旁观的话我也一样吗……不过,机会难得你们不如也试著参与参与?」

「如果没有现在这样的场合,我们就没机会使用魔法吗」

「虽然如果能留在防卫队的话,就会有魔法的训练」

「试试看好了」

接受了艾尔的邀请后,莫尔来到船头,准备对盘踞在礁石上的海蛇发射魔法。

「大约五年前,我曾在深山里练习过一次。虽然不知道能不能做到必杀……『风刃』!」

他所发射的『风刃』,有著和自身魔力量成正比的高威力。

所以如果能命中的话,即便是海蛇也不会平安无事……。

「但一切的前提是能命中吶。他的控制……」

也难怪布兰塔克先生会捂脸。

难得击出了一发高威力的『风刃』,弹道却大大偏离了海蛇所在的位置射了个空。

老实说,这已经不是有没有命中目标的问题了。

布兰塔克先生和导师,似乎都被莫尔他们和古代文献记载差距过大的表现打了个措手不及。

「啊咧?好奇怪啊?」

「即便能射出魔法,如果打不中就完全没有意义了吧」

「确实呢……」

对艾尔的指摘,我完全无法否定。

「不多加练习是不行的!」

「等我们有空了会练习的。大概……」

莫尔真有一套,即便面对导师仍是一副不慌不忙的态度。

明明魔族的优势就是魔法,他却因为没有必要就没怎么好好练习过。

要说厉害也确实很厉害。

「好,下一个该我了」

莫尔之后,又换拉穆尔来船头发射了魔法。

虽说这次魔法有好好瞄准海蛇飞去……。

「喂!这种场合别对猎物用『火球』啊!」

也难怪布兰塔克先生会发怒。

这次的委托,是以我们这几个冒险者为了寻求海蛇素材自发来狩猎的形式进行的。

因此,霍尔米亚边境伯家不会付给我们报酬。

由于报酬只有出售猎到的海蛇素材所得的钱,所以不能使用会把猎物烧焦的火魔法,或者说狩猎时使用火魔法本身就是犯戒。

毕竟即便能打倒猎物,也会把素材烧坏导致售价大幅下降。

「算了,反正对手看起来足够高明」

布兰塔克先生苦笑了一声。

拉莫尔的『火球』虽然瞄的挺准,但他果然还是不习惯使用魔法吧。

『火球』的飞行速度实在太慢了,最后被海蛇轻松躲开。

「必须更加提升魔法的速度啊」

「速度提升的话我会控制不住」

「也就是说,和莫尔一样吗……」

三个魔族的魔力量虽然比我们低,但也相当接近一流魔法使的水平了。

明明条件这么好,使用魔法水平却差的一塌糊涂,看到这样的魔族布兰塔克先生露出了心情复杂的表情。

魔族就该擅长魔法——以布兰塔克先生为首,很多人都抱著这样的主观印象,然而实际上却正相反。

「拉穆尔,下一个换我!」

「他看上去很有干劲了!」

看到第三个魔族萨拉斯自信满满的走上船头,导师似乎产生了一些期待。

萨拉斯的魔力量也很多呢……不过,因为前面已经有了两个先例……。

「这三个家伙,到底为什么突然这么有干劲?」

「是找回了野生的感觉吗?」

「他们又不是动物……。多半是因为昨天的龙涎香吧?」

「「「呃!」」」

真是简单易懂的反应。

我还以为魔族能更高明的隐瞒自己内心的想法呢……。

听到艾尔的指摘,莫尔三个的身体明显『咔!』的一下僵住了。

「你们想要钱吗?」

「不如说,会有人不想要吗?」

嘛,确实人们通常都会想要钱。

就连我,过去也曾是个想要巨额财富的凡夫俗子。

但是,如果是过去那种多过了头的巨额金钱的话,反而会让人丧失真实感,想要的心情也大幅削减。

「如果能从海蛇身上采取到龙涎香的话,就可以拿到分红!」

「再怎么说,每次回老家都被母亲念叨『你差不多也该去工作了吧?』实在太伤人了!」

「这样一来,即便被外甥或年龄小的表弟问『叔叔,你现在干什么工作?给我零花钱啦』之类的问题,内心也可以保持安稳啦」

为什么呢?

听了莫尔他们的话,连我都感到内心一阵刺痛。

「虽然能理解你们,但在说那些前如果魔法不命中就没有任何意义哦」

虽然我也想拉他们三个一把,但想分报酬的话必须先让魔法命中。

「『石砾』乱打!『说明一下,所谓石砾乱打,是将大量石砾不断射向目标,以此来提升命中率的魔法!』。太好了,命中啦!」

「不是光命中就可以了吧……」

「为什么?我好不容易才命中的」

「没造成伤害啊!」

「只是惹怒了对方而已!」

萨拉斯的『石砾』虽然命中了海蛇,却完全没有给对方造成伤害。

确实,有数条海蛇的皮肤被他的『石砾』划破甚至还流了血。

但这种程度是无法打倒海蛇的,不如说对方已经被他的这轮攻击惹怒,纷纷从礁石上潜入海中向著这边游了过来。

那气势明显是打算破坏船只,把我们几个吃掉。

「它、它们生气了?」

「要被吃掉了!」

「怎么办啊?」

逼近的海蛇让莫尔三个强烈的动摇起来,这再怎么说你们也狼狈过头了吧?

三人似乎并没有实战经验也并未经历过险境,所以即便身为魔族对这种紧急事态也无能为力。

「伯爵大人,拜托了」

「知道了」

布兰塔克先生似乎已经彻底放弃了指望莫尔他们。

他把讨伐海蛇的工作全交给了我。

我同时制造出多个『风刃』,然后从距离最近的海蛇开始不断将它们斩首。

「伯爵大人,可别射空了哟」

「师傅的师傅好严格……」

「这种事,只是基础中的基础吧」

听到布兰塔克先生这么说,莫尔三人露出十分尴尬的表情。

「布兰塔克阁下说的没错!射了一大堆却一发也没命中简直离谱!」

导师也严厉的批评起莫尔他们。

「那么,剩下的就是把打倒的海蛇回收了」

头被砍掉后,会有大量鲜血从切口处喷出散落在海面上。因为这个缘故,原本盘踞在礁石上的海蛇不断被吸引过来。到最后,我们总共条讨伐了超过二十条海蛇。

「鲍麦斯特伯爵大人,那块礁石附近的海域已经看不到海蛇的踪影安全下来了。对此我们真是感激的无以言表」

「我们这次也赚了不少,而且有事应该互相帮助嘛」

来到回收海蛇的解体现场后,老渔夫跑来向我们道了谢。

他们刚派了船去侦查,结果那块礁石附近似乎已经不存在海蛇。

老渔夫表示,这下可以安心去那边捕鱼了。

「故意让把血放进海里吸引其他海蛇主动靠近吗,伯爵大人的手法意外的灵巧吶」

「都是师傅和布兰塔克先生教导的成果」

「也有在下的功劳吧?」

「当然」

「能见证鲍麦斯特伯爵的成长真让人开心!」

糟糕!

我把导师给忘了。

不过,除了实战训练外,曾被这个人教授魔法或冒险者所必不可少的知识的经验……没有呢。

记忆里,我只从布兰塔克先生那里学到过这类知识……。

只是布兰塔克先生的话,主要是因为年纪够大经验才这么丰富的,不过这话如果对著本人说出口会惹怒他,所以只能在心理说。

「对了,莫尔他们呢?」

「他们似乎受不了解体海蛇的场面……」

嘛,我很理解他们的感受。

我刚穿越到这个世界时其实也差不多。虽然现在已经看习惯不在乎了。

「魔族的话,不应该更加……总之就是和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他们不是会活生生的把兔子撕裂,然后大口吞噬鲜血和内脏吗!」

导师,那是吸血鬼……。

即便魔族过去很野蛮且有著强烈的杀戮冲动,只会依照本能行事,经过漫长的岁月后他们已经变得比这个世界的人类更加文明了。

因为更容易相处,我认为现在的魔族比较好。

「导师,这不是好事嘛」

「为什么这么说?」

「你就那么希望发生战争吗?我可是很讨厌的……」

「的确,现在这种老实的魔族更好」

艾尔说的没错。

如果是过去的魔族进军迪拉哈雷斯群岛,萨利乌斯市现在应该已经变成战场了。

对于到时必须去最前线挥剑战斗的艾尔来说,这可是事关死活的问题。

毕竟他要战斗的对象是据说所有种族成员都是魔法使的魔族。

「鲍麦斯特伯爵大人!」

就在我们聊著这些的时候,负责解体海蛇的年轻渔夫拿来了一个东西。

这是个表面布满黑白条纹的,像蜡块一样的石头。

没想到,我们今天讨伐的海蛇体内居然发现了龙涎香。

「真是很有伯爵大人风格的幸运成果吶」

「虽然也可以说是厄运」

「龙涎香的售价非常昂贵,平民的话,卖一个就能赚到一辈子游手好闲的生活也没关系的大钱了吶。所以能开出这个的伯爵大人真的十分幸运」

「啊,不过……」

「怎么了吗?」

「鲍麦斯特伯爵大人,龙涎香之所以那么昂贵其实还有另一个理由哦。这个,说不定其实是臭石」

「『臭石』?」

「虽然也是龙涎香的一种,但焚烧后会发出非常难闻的臭味」

龙涎香也存在抽坏签的情况吗……。

由于臭石也能作为魔法药的材料所以不算完全的坏签,但价格和焚烧后会发出美妙香气的龙涎香相比只是零头的程度。

「也就是说,即便好不容易才发现的龙涎香,也有相当大的可能其实是臭石吗」

「是的。至于概率,基本上是龙涎香臭石各占一半吧」

一半吗……。

如果这次是能发出好闻香气的龙涎香就好了。

为了确认,得尽快带著这块龙涎香去昨天那家店才行。

* * *

「一半概率吗……」

「过会要发出好闻的香气啊」

「啊咧?店里怎么没人了」

「据说如果开出的是臭石的话,那发出的臭气真不是一般的刺鼻难闻,因此大家都躲出去了。另外,如果母亲身上会发出臭味的话也会对小婴儿造成影响,所以我也没带埃莉丝她们来」

「导师和布兰塔克先生也溜了吗……。那么我也……」

「别想逃!」

「你!不要每次有事都把我一起拖下水啊!」

「可是,如果开出的是龙涎香的话就会有临时收入了哦,艾尔」

「虽然那是非常诱人……」

莫尔他们三个、我、艾尔,一起来到了昨天那家店。

虽然幸运的在海蛇体内发现了龙涎香,但不知道是发出香气的龙涎香,还是发出恶臭的臭石。

因为不把香料削出些碎屑扔到火中焚烧是不知道的,所以我们才来这里做鉴定。

顺便说下,我家的女性阵容也就是埃莉丝她们今天都没来。

如果开出的是臭石,即便隔开一定距离,只要在封闭的室内进行焚烧,一定范围内就会弥漫著强烈的恶臭,而且臭味会依附在身上好几天才会散去。我判断如果这种情况被女性阵容遇到,会极大影响她们照顾孩子们的工作。

导师和布兰塔克先生更是一早就逃走了。

为了不参与确认过程,他们甚至宣称自己不拿报酬分成也没关系。

由于鉴定是在完全密闭的隔壁房间里进行的,我觉得就算会有臭味也臭不到哪里去。

莫尔他们因为想要分成自然会来。

至于艾尔……你休想逃!

如果开出的是臭石,自己接下来会有好几天无法接近雷恩,所以艾尔打心底不想参与这次的事,但还是被我强拉了过来。

因为,如果这次开出的真是臭石,那我不也会有好几天无法和弗里德里希他们见面吗。

我和艾尔既是挚友又有著主君和家臣这层关系,所以无论幸运还是不幸都应该共享。

「概率有二分之一呢。我觉得中奖的概率很高了」

「的确中大奖的概率有一半,但另一半是抽中最糟糕的下下签吧?我已经产生超级不妙的预感了。导师和布兰塔克先生不也早早就逃了吗。估计是他们老手冒险者特有的预感有反应吧?」

「这么消极的思考方式可不好啊」

「没错。这种时候应该坚信自己会中奖」

「放心,这是有根据的!」

「嘿诶?什么根据?」

萨拉斯向艾尔保证这块石头一定是龙涎香。

「我们三个虽然考上了大学,毕业后却找不到工作,每天都过著暂缓步入社会的日子」

还暂缓步入社会哩……说穿了不就是无职吗……。

不过,在琳盖亚大陆这边的话如果不是有钱人家的孩子即便想当无职也当不了,某种意义上来说莫尔他们也算幸运?

如果他们是人类,估计早就饿死了。

「从总量上来看,我们迄今为止消耗掉的幸运其实相当少」

「所以,如果这块石头是龙涎香的话就找平了?」

「正确答案!」

「顺便说下,我还是单身,没有女朋友哦」

「拉穆尔,这个咱们三人都一样吧」

「综合迄今为止积累的不幸数量计算后,就能得出我们差不多也该转运了的答案」

「完全是无凭无据嘛……」

不止是艾尔,我也是相同的看法。

人一生能拥有的幸运总量是固定的,这种说法虽然经常能听到,但从未有人证明是真的吧。

再说如果那个理论是真的,那我又是怎么回事?

「没问题!这个一定是龙涎香,我们马上就要有大钱了!」

「拿到钱后买什么好呢?」

「说不定可以结婚了」

莫尔三个似乎已经深信这次发现的是龙涎香了。

都还没拿到分成,他们已经开始考虑用途。

「讨厌的预感……这啥!好臭!鼻子都要臭歪了!」

「这可太糟糕了!」

削出少量龙涎香碎屑焚烧确认的操作,应该是在柜台后面的鉴定室里进行的。

明明店家已经把房门关的很紧了,却仍有少量焚烧后产生的臭气飘来。

原理如此。

完全对得起臭石这个名字的恶臭,开始在店内弥漫。

「恶———!」

「这真是……」

鉴定室内传来店员呕吐的的声音。

毕竟是连拉开了一定距离的我们都觉得很臭的臭气。

人在现场的店员肯定更苦不堪言吧。

「……是臭石……这个重量的话,值五千铜分……」

正好一人一千铜分吗……。

海蛇的素材更值钱。

话说,这样的东西,到底能用来制造怎样的魔法药?

「这样就好……」

和其他店去交涉个更高的价钱?

光是想到刚才的恶臭制造流程还要再来一遍就不想去啊。

我把臭石卖了五千铜分,然后把钱平等的分配给这次来的五个人。

当天傍晚。

我、艾尔、莫尔他们三个,在距离魔导飞行船有些距离的森林中准备野营。

因为曾近距离目睹焚烧臭石的缘故身体和衣服都带上了恶臭的我们,暂时无法返回魔导飞行船了。

「怪不得连布兰塔克先生和导师都会逃走」

臭石的臭气非常强烈,好像接下来的三天里我们都得在外面野营。

毕竟被家人们嫌弃很臭。

我和艾尔也不希望给孩子们留下心理阴影,于是想到可以在魔导飞行船外野营过三天。

同样遭遇的莫尔他们也来帮忙,但这三个家伙都是都市派不习惯野营。

虽然分了一顶帐篷给他们,但三人完全派不上用场。

「哦哦!原来真的这么臭吗!」

「老师」

「您是来探望我们的吗?」

「难不成,老师也是来野营的?」

「怎么可能?吾辈,只是来确认臭石是否真的会发出恶臭罢了」

在某种意义上,这发言真的很符合研究痴恩斯特的风格。

确认完莫尔他们身上确实会发出臭味后,他立刻就返回了魔导飞行船。真是乾脆利落的决断力。

「晚餐就吃咖喱吧」

艾戴里欧先生最近成功量产出了咖喱粉,我决定就用那个的试用品煮成咖喱当今天的晚餐。

将鲸肉和各种蔬菜一起加入炖煮,不久之后大锅中就飘出了诱人的咖喱香气。

「闻起来很好吃!」

「野营就要吃咖喱吶」

「想起学校的校外野营活动了」

魔族的学校也会举办校外野营活动,并视咖喱为经典的野营晚餐吗?

「那么,这是辣口口味吗?」

「莫尔,我吃不了太辣的东西」

「诶———,我无法认同拉穆尔的意见!咖喱应该尽可能的辣才好吃啊……」

「诶?怎样都无所谓吧?」

「埃尔文你其实是味痴吗?怎样都无所谓也太奇怪了吧」

「我的话不管甜口还是辣口都能很美味的吃完!」

「政客一样的反应呢……」

「不是,这只是讨论咖喱辣不辣的问题吧……」

好几个人一起吃咖喱时,辣度会很难调整。

最终我选择了不得罪任何人的『中辣』程度。

「这种程度的辣的话,我还吃得下」

「不会太辣真好」

「不会太甜真好」

「咖喱这种食物,不知为何在户外吃就特别美味呢」

尽情享受了咖喱后,大家开始讨论接下来的三天要怎么过。

因为臭石的缘故,我们身上散发著挥之不去的臭味。

孩子们不必说,搞不好连埃莉丝她们也会因此嫌弃我,所以只能暂时须远离人群的生活了。

「观光的话估计不行吧」

「艾尔,即便被萨利乌斯的人觉得很臭,你也没关系么?」

嗅觉现在已经麻痹了所以不清楚,但最开始闻到臭石发出的恶臭时,我感觉鼻子都要被臭歪了。

所以现在去人群聚集的地方肯定会惹出大麻烦,只能留在这里安静的生活。

「对了!鲍麦斯特伯爵,你教我们魔法吧」

「这主意好。正好大家现在很闲」

「我要练习到至少能让魔法命中目标」

「明明是魔族,你们的标准还真低……」

虽然艾尔对此很无语的样子,但按照恩斯特的说法,魔族平时只要往魔道具力注入魔力就能享受到各种便利,所以都几乎没做过攻击魔法的练习。

连恩斯特本人,虽然他擅长暗这种特殊的属性,但好像也是受到纽伦堡公爵庇护后才开始练习魔法的。

不过,虽然恩斯特依靠才能迅速熟练掌握了暗魔法的表现相当有威胁,但最后还是被埃莉丝抓住破绽用『过治愈』打倒了,这大概是他的战斗经验跟不上技术水平的缘故。

「只是保证魔法命中程度的话,莫尔你们几个应该很快就能学会才对。好吧,我教你们」

「我也用这段时间练剑好了」

虽然无法在人前露面,但既然有三天时间那就尽量过的有意义些吧。

我负责教莫尔他们魔法,艾尔则独自去练剑。食物就大家一起轮流做,晚上就在帐篷里就寝。

虽说成员是五个大男人一个女孩子也没有,但感觉就像久违的和校友出来玩一样让我十分开心。

「使用『风刃』时,要尽可能的缩小风刃的体积将魔力集中到一点来提升威力。对手是海蛇的场合,只要瞄准它们的脖子就可以了。顺利割开颈动脉的话就能让这些家伙死于失血过多」

「原来如此……这样吗?可惜!」

「你的瞄准已经比之前改善很多了」

我在数十米外的距离设置了标靶,让莫尔对著发射『风刃』。

虽然莫尔最后很遗憾的只能做到擦伤标靶而已,但和昨天相比仍算进步了很多。

魔族的魔法才能果然厉害。

只是因为过于习惯便利的生活,才导致野生的直觉迟钝了……大致就是这样的感觉?

「好!命中了!」

「我也是!」

仅仅被我指导了三天,莫尔他们就已经能好好的让魔法命中目标了。

看样子,即便现在再来一单讨伐海蛇的委托,应该也不会有问题吧。

「讨伐海蛇的委托,不可能那么频繁的出现吧……」

在我们旁边练剑的艾尔,认为几天前的讨伐委托只是偶然才会发生的稀少事件。

「凡事都有万一」

「怎么可能」

「不好意思,那种例外还真就发生了。有一群新的海蛇跑去了之前那个地点,渔夫们又没法捕鱼了哦」

「「「「「布兰塔克先生!」」」」」

都怪艾尔立了FLAG……虽然不可能是因为这种理由……,总之,突然现身的布兰塔克先生,为我们带来了再次去那块礁石讨伐海蛇的委托。

虽然我们身上的臭气还未完全散净,布兰塔克先生靠近后一直捏著鼻子。

「反正明天到来前都无法和埃莉丝她们见面,就趁今天尽快搞定吧」

「这次就用我们的魔法解决海蛇们」

「要展示训练的成果了」

「如果这次能开出龙涎香……虽然没有期待到这种程度,总之要用魔法打倒海蛇了!」

「伯爵大人,这场面果然很不对劲啊……」

我也不是不能理解布兰塔克先生想说什么。

魔法资质本应得天独厚的魔族,却不得不向我这个年轻人类学习魔法。

按照布兰塔克先生的说法,直到恩斯特出现为止他从未见到过魔族。

而古代文献中有很多魔族会使用强大魔法的描述,在因此产生了强烈固有印象的布兰塔克先生,莫尔三人带给他的违和感肯定非比寻常吧。

「这次没问题了吗?」

「魔法本身的威力很足够,所以只要能命中就没问题」

我认为威力上的缺陷才更难弥补。

即便控制魔法的能力再怎么高明,如果射出的魔法威力不足,就除了惹怒海蛇外不会有任何效果。

「看,就说没问题吧」

「命中了!」

「鲍麦斯特伯爵,我有好好瞄准海蛇的脖子哦」

「我也打倒海蛇了!」

虽然之前那块礁石和其周边的海域里又出现了总数十几条应该是另一个族群的海蛇,但很快就全被这次能好好让魔法命中的莫尔他们讨伐了。

和上次不同,这次我轻松的很。

「那么,回收完海蛇的尸体就返航吧」

没想到隔离生活的最后一天,会发生让莫尔他们展现魔法修行成果的事件,真是相当不错的打发时间。

身上的臭味明天应该就会完全消失,我能再次见到孩子们和埃莉丝她们了。

要上战场导致而不得不与妻儿分别的话先不说,仅仅因为身上太臭就不得不这么做实在让人难以接受啊。

「卖掉海蛇素材所得的钱,也是一笔不低的临时收入了」

「说的没错」

「人类也好魔族也罢,太过贪心都不行呢。别去管什么龙涎香,脚踏实地的工作赚钱才是最好的」

「拿到钱后买什么好呢?」

「那个……我们又在海蛇体内发现了龙涎香……」

负责解体海蛇的年轻渔夫的一句话,让莫尔他们立刻换了一副面孔。

「我认为这次应该是能发出香气的真正龙涎香」

「二分之一概率的抽奖连续两次不中,这种事从概率上来说不太可能」

「居然可以连续两次遇到体内有龙涎香的海蛇。我们三个果然很幸运啊」

莫尔他们好不容易产生了脚踏实地的工作赚钱也不错的感想,因为听到又在海蛇肠内发现了龙涎香的消息,一切都付之东流了。

如果这次开出的是龙涎香,自己就能获得一大笔钱。

龙涎香和臭石的开出几率是一半一半,所以这次是龙涎香的可能性很高,这让莫尔他们变得比上次还要期待。

「啊咧?导师和布兰塔克先生呢?」

「又缺席了。还说这次也不需要分成。这不是让人只有不祥的预感了吗?」

「这么一说,确实……」

就像艾尔说的那样,那两人的直觉向来不容小觑。

难不成,这次发现的也是臭石?

「咱们也别去了吧?」

「不行啊。莫尔他们并不是冒险者」

接下讨伐海蛇委托的是我,所以光靠莫尔他们是卖不掉龙涎香的。

再说也有可能暴露他们的魔族身份,所以必须有我们跟著。

「我们?只有威尔你自己才对吧?明明明天臭味就能彻底消散可以再见到遥和雷恩了……即便概率只有一半,我认为连续抽中两次下下签的情况其实还蛮常见的哦」

「……听你这么一说,就越来越有实感了」

然而,莫尔他们身边必须有人跟著,而且这种事我也没法推给别人。

嗯,这次发现的一定是会发出香气的龙涎香。

「威尔你的这种自信,我可半点也没有……喂!威尔!你快放手啊!」

「不许离开!这是主君的命令!」

「太不讲理了吧———!」

「总之,你要作为我的护卫一起来!」

我强行拉著艾尔的手向那家店走去。

「又发现了龙涎香吗?鲍麦斯特伯爵大人你们的运气到底有多好啊?」

看到我们再次拿来龙涎香,店员也十分吃惊。

通常来说这种事是不可能发生的。

顺便说下,我们即便进入这家店也不会造成任何问题。

毕竟,店员自己身上也散发著之前那块臭石所产生的臭味。

他的嗅觉估计已经完全麻痹了,我们搞不好也一样。

「其他客人没事吗?」

「上次的臭石事传出去后,店里就再没来过客人了。不过估计明天就会有人过来看看情况了吧。反正这里也不是经营日用品的店」

这家店出售的商品都非常昂贵,而且其中大多数嗜好品。

所以即便两三天没有客人上门也不会造成多大影响吗。

「唔———嗯。希望这次是龙涎香啊」

「概率是一半吧?」

「基本上是的。不过别的地域或店虽然不清楚,但只看我们店里的鉴定记录的话,开出龙涎香的概率其实有六成」

明明上次说只有一半概率,实际上却是六成吗。

既然如此,这次开出臭石的可能就更低了。

「感觉可以期待了呢」

「艾尔你也真够见风转舵的了」

「临时奖金最棒了嘛。回去时顺便给遥和雷恩买点什么好了」

听到六成这个概率,连艾尔也产生了期待。

虽然我觉得他这态度也切换的太快了点,但的确连续两次抽中四成概率下下签的可能性不大。

换句话说,这次我们很可能真的发现了发出香气的龙涎香。

「那么,我拿去鉴定了」

店员再次进入柜台后的鉴定室,削出一些龙涎香碎屑放入火中焚烧。

这次会是龙涎香吗?

还是臭石?

我们都紧张起来。

「要不要买辆新车呢?」

「房子……啊,不需要呢。总之先买一大堆新书好了」

「乾脆去哪里的高级店奢侈一把吧」

「这主意不错,萨拉斯」

如果能得到一大笔钱的话该怎么花。

莫尔他们对此充满了期待。

「他们高兴的太早了吧?」

「信者方能获得救赎,埃莉丝也这么说过哦」

「你,只有这种时候才会向神祈祷……」

艾尔,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我以前是日本人嘛。

「放心,这次一定……呃啊!又来了吗———!」

「好臭!鼻子都被臭歪了!」

怎么会这样?

没想到六成的概率也会连续两次不中……。

我也没运气过头了吧!

「这怎么可能……」

「和还没有踪影的女朋友约会的资金啊……」

「果然,我们终究还是我们吗?」

「又是臭石呢……这个大小可以卖八千铜分」

已经注定接下来三天又要过著身上散发臭味日子的店员,含著泪告诉了我们新臭石的收购价格。

如果对这个价格不满,我们就必须去其他店再经历一次被恶臭熏到的不幸过程,所以只能接受。

就这样,莫尔他们三个虽然得到了一笔数额还算不菲的临时收入,但还没到可以就此游手好闲一辈子的程度。

另外,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察觉到那件事?

* * *

「银币和铜币吗,在我国没法用啊!」

「说到底,就连货币汇率都还没确定下来呢!」

「拿到了一大堆没法用的钱———!」

很遗憾,赫尔穆特王国目前还在和魔族之国交涉。

两国货币的兑换汇率要等很久之后才会出台,因此莫尔他们看到自己眼前的银币铜币后都一副十分失望的样子。

「既然如此!我要在萨利乌斯市里大玩特玩!」

「拿鱼和酒来———!」

「见识一下我的土特产狂买术吧!」

不过无论嘴上怎么说,莫尔他们对萨利乌斯市的观光还是很期待的样子,太好了呢。

我也希望能和他们友好相处。

「好奇怪的魔族啊」

「既然三个都不是粗暴的性格,著也算好事一桩!」

不过,看到莫尔他们三个魔族完全没有魔族感觉的模样,布兰塔克先生和导师果然还是有些纠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