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我有问题。」

「老师,再一起去蛋糕店吧。」

「老师,请带我一起去狩猎。」

艾格妮丝、辛蒂和贝缇三人今天也很有精神。

她们一如往常地笑著跟我搭话。

这一年来,她们的魔力量和魔法技术都大幅提升,身为她们的老师,我感到非常自豪。

「我今天有空,所以没关系……辛蒂,蛋糕店最后再去吧。」

「好──我知道了。」

「你真的明白吗?」

「贝缇刚才明明也说想吃蛋糕。」

「别吵架。先从回答艾格妮丝的问题开始吧……」

「「「好──」」」

我的讲师工作进行得非常顺利。

冒险者预备校鲍尔柏格分校提早开学后,我临时讲师的新手生活又继续下去。

并同时从魔法的理论和应用两方面,指导包含艾格妮丝她们在内的魔法师班学生。

我前世上大学时并没有修教育学分,所以有点不安,但俗话说知难行易。

结果事情比我想像中还要顺利。

向学生们打探过后,大家都认为我是个热心、亲切且教学清楚易懂的老师。

虽然或许年长的前冒险者讲师经验和知识都比较丰富,但他们也没有接受过专门的教育训练。

即使曾经是优秀的冒险者,也不见得比较会教人。

前世的棒球界也常有这种说法。

名选手不一定会是名教练。

既然如此,将来还是让鲍尔柏格的预备校建立起培训讲师的制度比较好。

但这样可能会引起年长讲师们的反弹。

「虽然有些人对自己过于有自信而拘泥于独自的教育方法,或是自尊心太高不愿意接受指导,但应该也有很多讲师会赞成。」

和王都的海瑞克校长商量过后,他也称赞这是个好点子。

「咦?我还以为会被反对。」

我以为大部分的讲师都想实践自己认为最有效的教育方法。

「因为很多讲师原本都是优秀的冒险者。优秀的冒险者懂得随机应变。如果有人愿意免费传授有效的教育方法,通常都会乐意接受吧。空有才能但个性别扭的人很快就会待不下去,而且这种人原本就不想当讲师。」

如果是对工作有益的课程,应该没有人会拒绝。

而且孤傲的天才或个性别扭的人,原本就不适合当讲师。

「如果是这样,就必须将教学方法程序化。」

「那就让我们来主导吧。本校历史悠久,所以最适合率先进行这种作业。我会让其他预备校一起帮忙,希望最后能让大家共享这些资讯。」

海瑞克校长以前也是个优秀的冒险者。

优秀冒险者的其中一项特质,就是能果断做出决定并采取行动。

如果明明正被魔物袭击,却还悠哉地思考策略,那绝对无法幸存。

这就是所谓「笨人想不出好主意」。

预备校算是冒险者公会底下的组织,所以我本来以为会更像政府部门,但只要有优秀的领导人,做决定就会很快。

「鲍麦斯特伯爵大人,不用赶没关系,能不能请您帮忙拟定魔法师用的教学指南呢。」

「我是无所谓……」

虽然我有自己做些改良,但几乎都是参考师傅留下的内容。

另外就是布兰塔克先生……还有一部分导师的教导。

「我打算将艾弗烈大人列为作者,并注明经过鲍麦斯特伯爵大人、布兰塔克大人以及阿姆斯壮导师的监修。」

「我知道了,交给我吧。」

在预备校对魔法师进行教育时使用的指南,作者将记载为师傅。

如果能让拥有比谁都要优秀的才能,但英年早逝的师傅的功绩流传后世,获得更多人的评价,那身为弟子的我也会觉得骄傲。

「鲍麦斯特伯爵大人平常很忙,我们也需要时间准备,所以可以慢慢来。」

海瑞克校长如此说道,于是我之后只要有空,就会慢慢整理师傅留下的笔记。

虽然发生过那样的事,但我总算当完了讲师。

除了师傅的教诲以外,布兰塔克先生偶尔来访时也会指导我,让我能够胜任这份工作。

「伯爵大人真是认真。要整理艾弗的笔记啊。」

「既然决定要做,就只能做到底了。而且除了我这个弟子以外,还有谁能够将师傅的功绩流传后世呢。」

「我也想要一个这么认真的直传弟子~」

我算是布兰塔克先生的徒孙,所以严格来说不算是他的直传弟子。

但他也有许多弟子。

「卡特琳娜如何?」

她在接受布兰塔克先生的指导后实力大增,应该是个好弟子。

「卡特琳娜姑娘也算是一种天才。像她那样的天才非常不适合教人。结果作为一个魔法师,我还是不如艾弗或导师。虽然我为了与他们抗衡累积不少努力,但那些工夫反而比较适合指导别人。」

露易丝在魔斗流方面拥有天才般的武艺,所以一点都不适合指导别人,她平常只有挂名和当临时讲师,将指导工作全都丢给弟弟们,看来卡特琳娜也跟她一样。

「我相信布兰塔克先生期望的弟子迟早会出现。」

「是啊。我也还能再奋斗个几十年。」

魔法师的寿命通常比普通人长。

布兰塔克先生也很有可能再工作个三、四十年。

「不过我很放心。因为伯爵大人的指导能力大概是导师的一百倍。」

「这是在夸我吗?」

说我适合当讲师是让我很高兴,但比较对象是导师就让人不太能释怀。

毕竟我没看过比他还挑徒弟的人。

「话说你不是很受到学生的仰慕吗?」

学生们确实都很仰慕我。

因为不限于上课时间,我只要一有空就会带他们到鲍尔柏格郊外,用实际演练的方式指导他们狩猎的方法。

「魔物大多和野生动物长得很像。它们体型高大,速度快,力量强,但基本动作与生态仍与动物相似。所以成年前要多狩猎野生动物,早点让自己习惯。」

「多狩猎一点,也能多赚点钱。」

「这也是一个原因。」

这并不是在开玩笑,如果生活不稳定,根本没时间接受教育。

中级以下的魔法师最好用好一点的法杖,此外防御力比金属铠甲还强的长袍也能大幅提高生存机率。

这些都是最好在进入魔物领域前就能先准备好的东西,所以我不厌其烦地告诉他们要早点靠打工薪水买齐。

「虽然伯爵大人不能一直当讲师,但今年似乎教出了不少优秀的魔法师。」

像布兰塔克先生这种年纪的魔法师,都希望有才能的年轻魔法师能够多一点。

这个世界实在太缺魔法师,即使人数增加,也不至于导致收益减少。

「加油吧,伯爵大人。」

在布兰塔克先生的鼓励下,我开始也跟著指导学生狩猎。

「回去时吃点什么吧,老师请客。」

「太幸运啦!」

「老师,谢谢你。」

狩猎完回去时,我偶尔会请学生吃饭或吃点心,做这种事会让人有当老师的实感。

在所有学生当中,我最疼爱的是艾格妮丝、辛蒂和贝缇这三个人。

她们的魔力仍在持续成长,所以我也很愿意花时间指导她们。

因此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变多,除了上课时间以外,我也教了她们很多东西,假日也会带她们一起出去玩。

我前世只有弟弟,所以感觉可能就像是多了几个妹妹般开心。

转生到这个世界后,我在鲍麦斯特家是么儿八男,虽然有很少见面的异母姊姊,但没有妹妹。

「艾格妮丝,你灌注魔力时又灌太多了。稍微放松一点。」

「好的。不过我每天都有冥想,所以魔力回路也跟著成长了……」

「之所以扩展魔力回路,是为了加快施展各种魔法的速度,跟浪费魔力是两回事。」

「原来如此……我知道了。」

「辛蒂,你吃这么多蛋糕会胖……应该不会吧。毕竟你是魔法师。」

「是啊。而且我花很多时间练习魔法。老师,对淑女来说,胖这个字是禁忌喔。你这样会惹夫人们生气吧?」

「好像有过这么一回事……」

我想起超爱减肥的卡特琳娜。

魔法除了魔力以外,也会消耗热量,所以魔法师几乎都不会胖。

卡特琳娜明明一点都不胖,却还定期想要减肥,害我忍不住戏弄她。

但假设她真的成功变成自己理想的体型,或许我们这些男性会觉得她太瘦了。

我想起前世时,男女对理想体型的认知也有很大的差异。

「狩猎啊。贝缇,你为什么想狩猎?」

「因为公会拜托我多抓点珠鸡过去,姑且不论其他猎物,珠鸡对人的气息非常敏感,即使从远处用魔法攻击也不容易击中。」

「我会帮忙指导你练习,但我很严格喔。」

「哇──谢谢。」

就在我今天也开心上完课回家后,亚美莉大嫂马上跑来质问我。

「威尔,你今天又在陪弟子啦?」

「是啊!她们每天都在成长呢。」

虽然在前阵子的地下遗迹事件中差点死掉,但再也没有比实战更好的修练了。

一看见艾格妮丝她们的成长,就让我觉得自己的指导没有白费。

「艾格妮丝她们就快毕业了,她们将来一定能够成为名留后世的魔法师。」

这么一来,亲自指导她们的我自不待言,就连师傅也会重新被人评价。

我自己是不怎么在意名声,但像妹妹一样可爱的弟子们顺利成长为魔法师,让我非常开心。

「说不定我很适合当老师呢!啊,对了!毕业后也可以继续指导她们。毕竟她们三个都是我的弟子。」

如果毕业后也继续指导,她们三个一定能更上一层楼。

我觉得这是件很棒的事,但亚美莉大嫂不知为何面露难色。

「咦?怎么了吗?」

「威尔,你还记得自己的身分吗?」

「嗯,是老师啊。」

「哎呀……」

我一回答是老师,亚美莉大嫂不知为何就用力跌倒。

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真的这样跌倒。

「你只是临时讲师吧?在那之前是什么。」

「在那之前……」

如果认真思考,感觉会变成哲学问答,但我是鲍麦斯特伯爵,同时也是即将出生的孩子的爸爸。

当爸爸非常辛苦,责任也很重大。

亚美莉大嫂是想跟我讨论这方面的顾虑与觉悟吗?

「可是亚美莉大嫂,我不是一直在努力当个贵族和好父亲吗?」

无论再怎么开心,我都不可能只处理老师的工作。

为了即将出生的孩子,我每天都努力让鲍麦斯特伯爵领地继续发展,还处理了许多麻烦的文书工作。

艾莉丝她们怀孕后就不方便行动,所以我靠魔法施工的次数也变多了,但我仍按照罗德里希的指示往来领地各处,施展魔法。

这也是为了艾莉丝她们与即将出生的孩子。

「威尔,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你同时也是艾莉丝她们的丈夫。」

「就说我没有遗漏这方面的事情了。」

虽然不记得是谁说的,但我前世曾听说第一次生产的孕妇在精神上会感到非常不安。

因此我每天都会和妻子们聊天,和她们肌肤相亲。

尤其是艾莉丝,她承受著局外人那些「一定要生下鲍麦斯特伯爵家继承人」的沉重压力。

对仍受到现代日本价值观影响的我来说,只要能生下一个健康的孩子就好,所以不太喜欢那些对我的家务事插嘴的家伙。

卡特琳娜被期待能生下威格尔家的继承人,其他夫人们的亲戚明明不是真正的家人,却都打著「如果生的是女儿,就要嫁到哪一家」之类的如意算盘。

我拚命安慰妻子们不用在意这种事情。

我觉得自己作为丈夫已经非常努力了……

「我除了当老师以外,也没忘记处理其他工作和安抚妻子。即使找遍整个王国,也很少有人像我这么努力。」

没错,我非常努力。

明明是这样,为什么亚美莉大嫂要用这么微妙的表情看著我呢?

「威尔,你的学生们可爱吗?」

「嗯,因为他们很仰慕我这个老师。」

我怎么可能讨厌被别人仰慕。

虽然大家的魔力量与才能有所差距,但都拚命学习和成长。

只要协助他们,就能治愈我因为应付笨蛋贵族和帝国内乱感到疲惫的心。

「果然比起战争带来的破坏,还是教育带来的成长更重要。这远比应付那些已经变成没用大人的笨蛋贵族要好。」

尽管战争已经结束,但那些很难重新教育的笨蛋贵族依然源源不绝。

一想到这点,就让我觉得在预备校指导学生比较能获得内心的安宁。

「嗯,我这番话说得真好。」

「唉,虽然的确是说得不错……」

既然如此,亚美莉大嫂应该可以坦率地感动,但她似乎还是很在意某件事。

「威尔,你特别疼爱其中三个人吧?」

啊,原来如此。

原来亚美莉大嫂在意的是这个。

因为妻子们都有孕在身,她是在担心我会跟疼爱的艾格妮丝她们外遇吧。

「我说啊,亚美莉大嫂。我单纯只是看上那三人的才能,才会特别教育她们。」

我知道自己把她们当成妹妹疼爱,但当中并不包含任何邪恶的意图。

我向亚美莉大嫂坦率说出自己的心情。

「你放假时也会带她们去玩吧。」

「那是因为偶尔也要让她们休息。『学习跟玩乐应该要并重』。」

因为妻子们都有孕在身,所以不方便带她们外出。

我偶尔也会想出去玩,但每次出门都有记得帮妻子买礼物。

即使是夫妻,也不能忘了这种体贴。

「更何况她们三个是我重要的学生。你怎么会觉得我想对她们出手……真是太令人难过了。反正一定又是哪个混帐贵族在乱传谣言吧。」

我打算趁机好好说明自己的心情。

其实亚美莉大嫂生起气来和艾莉丝一样恐怖,所以还是早点解开误会比较好。

「我说啊,我也不是在责备威尔搞外遇,只是觉得你作为一个贵族太过松懈了。」

外遇也没关系……这个世界未免比现代日本宽容太多了。

话虽如此,我还是不会外遇。

「什么意思?」

「在王都,那些女孩已经被当成是你的爱人了。」

「你说什么?」

亚美莉大嫂的发言,让我难掩困惑。

那三个人是我的爱人?

这是怎么回事?

那些王都贵族是可疑的女性周刊杂志或八卦节目吗?

「威尔有时候很笨呢。你那么疼爱她们,又带她们到处玩,就算不是贵族也会这么认为啦。对方的父母一定也这么想。」

「那对她们的父母实在太不好意思了……必须解开误会才行。」

如果未婚的女儿传出那种谣言,父母应该会很担心吧。

因为这一定会严重妨碍到她们将来的婚事。

「不,对方的父母很开心喔。因为认为威尔会娶他们的女儿。」

「你说什么──!」

艾格妮丝她们跟我结婚?

这怎么可能。

「我顶多以魔法师傅的身分参加她们的婚礼,然后基于鲍麦斯特伯爵的立场向来宾致词……我甚至还偷偷在想差不多该拟演讲稿了……」

因为婚礼的来宾应该都会关注我的演讲,所以我本来还想讲些机智的话……

「你想得也太偏了吧。这样即使不是亚美莉也会傻眼。」

此时,泰蕾丝也出现了。

艾莉丝等人也站在她后面,这样就全员集合了。

「如果被对方的父母知道你的想法,他们反而会难过吧。」

「呃,可是……」

我已经有很多妻子,比起嫁给我,她们应该能找到更好的对象。

「比起那些未知的男性,还是嫁给您比较令人放心和高兴吧。」

艾莉丝用比平常还要冷淡的表情向我说明。

难道是我想错了?

「艾莉丝已经从霍恩海姆枢机主教那里听说那些谣言啰。」

伊娜接著帮忙说明,简单来讲,就是我不仅保护她们三人不被贝亚男爵招募,还提早在鲍尔柏格盖好预备校让她们转学,这些事都被认为我是在确保她们不被别人抢走。

「谣言的主要来源,就是贝亚男爵家。」

「露易丝,这我倒是有猜到。」

明明贝亚男爵家本来就不可能招募到那三个人,结果居然还做出这种讨人厌的事情。

「威德林先生太过疼爱学生了。」

「是吗?」

「卡特琳娜的魔法几乎都是自学,所以吃醋了吗?」

「薇尔玛小姐,请别在这种时候乱插话……」

薇尔玛一针见血的吐槽,让我感到有点难过。

这么说来,卡特琳娜的学生时代也过得非常寂寞呢。

「……我都没察觉卡特琳娜的心情。下次你也一起来吧。」

对不起,卡特琳娜。

没有察觉你那悲伤的过去。

明明我以前也是孤身一人……

「我不是这个意思……而且我以前才没那么孤独!」

孤独的人一被揭穿就会生气,还是先略过这个话题吧。

我为什么会知道?因为我以前也是孤身一人。

「等孩子出生后,我想和你一起锻炼魔法……」

但卡特琳娜不否认想和我一起练习魔法。

我就是喜欢她这种可爱的地方。

「不过,威德林还不习惯以贵族的身分活动呢。」

这也是无可奈何。

一来是受到前世的影响,二来是我原本就没预定要当贵族。

「那就请泰蕾丝提出一个适合贵族的巧妙解决方法吧。」

既然如此,我只好拜托这种时候最有可能提出良策的泰蕾丝了。

「解决方法?才没有那种东西。」

「讲得还真是乾脆。」

「伊娜,所谓的贵族,原本就是谣言传不完的存在。只有器量狭小的家伙会去在意那些谣言。反正威德林就算再多娶三个妻子也不是问题。」

「不,那样不太好吧。」

我必须顾虑宗主,也就是布雷希洛德藩侯的妻子数量,也要担心王国政府会不会有意见。

「很多伯爵的妻子数量都比威德林多。在意这种事也没用。」

「既然如此,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为什么感觉好像只有我一个人,在面对艾莉丝她们的盘问?

虽然她们并没有严厉地责备我,但丈夫这边……其实就只有我一个人,所以感觉极度不利。

这让我再次体验到一夫多妻制的缺点。

也就是故事里很少出现,后宫的组织问题。

「本宫给你的忠告,就是将那三人的事情纳入考量。」

换句话说,就是巧妙将她们留在身边,为鲍麦斯特伯爵领地的发展做出贡献。

「我是输给老公才嫁来这里,所以这次也交给老公决定吧。」

「是啊。如果有必要,我也会继续教她们魔法。」

卡琪雅和莉莎似乎觉得怎么样都无所谓。

这个世界对这方面的事情真的相当宽容。

如果是日本,我的社会评价早就一落千丈了。

「总而言之,先不管我的贵族背景,我只想锻炼那三个人,让她们顺利从预备校毕业。」

这是我最纯真的想法。

我单纯只是希望能像师傅教我那样,指导有才能的年轻人魔法,培育后进。

这大概是师傅没什么机会做到的事情。

「我想代替师傅多培育一些弟子。虽然我还不成熟,但这样就能让师傅的功绩也流传后世。」

「亲爱的……」

艾莉丝她们对我投以尊敬的视线。

看来她们总算理解我的想法。

贵族的地位愈高,就愈容易被人怀疑行为背后的动机。

实际上王都大部分的人,都会一面说自己没有那个意思,一面对年轻女性出手,所以某方面来说也是无可奈何。

「到头来,亚美莉大嫂到底希望我怎么做?」

我询问亚美莉大嫂的意见。

按照她的个性,不可能只因为贵族的事情责备我。

「嗯,关于这件事。我并没有怀孕,大家也早就进入稳定期。不要总是和那些女孩子出门,放假时带大家出去玩啦。就算只是去鲍尔柏格的市区逛一下也好。」

「咦!这样没关系吗?」

如果勉强带艾莉丝她们去逛街,爱担心的罗德里希一定会很啰唆,所以我才只和艾格妮丝她们出门。

「只是稍微走一点路,对孕妇不会有影响啦。」

不愧是生过孩子的人。亚美莉大嫂远比我还要了解孕妇。

虽然我是完全不知道有这种事──但罗德里希和艾尔这些男性应该也半斤八两吧。

「是我不够细心……」

「孕妇很容易把自己关在家里,偶尔也要转换一下心情。」

如果太担心会发生什么事,反而闭门不出也是个问题。

「呃……你以前在鲍麦斯特骑士爵家时也是这样吗?」

「那里……根本就不需要注意这种事吧。」

这么说来,亚美莉大嫂直到快生产前,都还会去庭院的家庭菜园采料理用的蔬菜与香草。

在室内时也会编绳子或修补东西……幸好老家一点都不像贵族家。

至于外出……只是因为就算出门,领地内也没有店家而已。

虽然只要一走出屋子就能看见大自然……但也可以说只有大自然。

「一直待在家里会很无聊,偶尔也要出门一下。」

「我知道了。」

无论是艾格妮丝她们的事,还是亚美莉大嫂提醒我的事,我之前都没有发现,这让我很感谢她。

如果夫妻变得不会分享这些事情就完蛋了,所以这样比较好。

「那就立刻出门吧。」

择日不如撞日,我立刻吩咐罗德里希准备,然后和艾莉丝她们一起出门。

在那之后……

「是领主大人和夫人们呢。」

「看起来真是壮观。」

「身为男性,能被许多漂亮的太太围绕并让她们替自己生孩子,是多么令人羡慕的事情。」

「不是平常的那些女孩子们呢。」

「大概是被骂了吧?被妻子说『偶尔也要陪陪我们』之类的。」

「……嗯──」

原来如此。

亚美莉大嫂说的没错。

就连城里的人都认为是因为我平常只顾著带艾格妮丝她们出来玩,所以终于被老婆骂了。

「之后会再多加三个人吧?」

「应该会更多吧?」

「这样不是很好吗?鲍尔柏格也会跟著变热闹。」

「是啊。」

而且领民们都认为我将来也会娶艾格妮丝她们为妻。

「看吧,大家都这么想。」

「是啊。」

即使将来真的会变成那样……虽然机率很高。

我现在仍是老师。

我下定决心,直到毕业之前,都要以老师的身分全力指导包含艾格妮丝她们在内的学生。

这绝对不是在逃避问题。

*  *  *

之后时光流逝,到了隔年的春天。

我开始习惯老师的工作,学生们也都毕业了。

因为我不能一直当老师,所以我临时讲师的工作也到此告一段落。

仅限于鲍尔柏格预备校,艾莉丝、卡特琳娜和莉莎预定会尽量去那里当临时讲师。

「老师……非常感动喔!」

「为什么只有威尔一个人哭啊……」

虽然世人都认为这是毕业,但在冒险者预备校也可以说只是修完课程。

要在一年内修完必要学分并不困难,但未成年人还是不能去魔物领域,因此之后还是能继续上必要学分以外的课程。

在这个情况下,为了避免影响其他学生以及课堂秩序,通常都是从下午或傍晚开始上课。

即使是职业冒险者,也可以只挑必要的课程上。

尽管要缴一点钱,但预备校所在的领地会提供补助,因此课程费用非常便宜。

我们当初只有上几个月的课,不太清楚详情,但冒险者预备校意外地有弹性。

只要有时间和钱就能上必要的课程,所以比较像是对社会人士提供服务?

因此明明之后有的是机会见面,我还是因为第一次送毕业生离开而独自流下感动的眼泪,让艾尔十分傻眼。

「艾尔怎么可能会懂,我第一次教的学生们要毕业啰,大家一定也……」

「是吗?他们看起来很开心耶。」

在艾尔看的方向,收到修业证书的学生们正开心地聊天。

「我已经成年,要和同届的伙伴一起组队挑战魔之森。」

「我还未成年,会跟以前一样在鲍麦斯特伯爵领地内狩猎吧。我也组了队伍,打算一面确认合作的状况,同时上一些必修学分以外的课程。」

「和露宿有关的实习课程似乎不错。」

「那个确实很有用,我也报名好了。虽然必修课程里有包含基础讲习,但我也想上应用讲习。」

「我是不是也该报名啊?」

「这样比较好喔。」

大家梦想著毕业后的生活,聚在一起聊天,没有一个人哭。

如同艾尔所言,独自哭泣的我看起来非常突兀。

「咦?真奇怪?」

既然是毕业,至少也该有一个人哭吧……

这么说来,我也不记得自己参加毕业典礼时有哭过……

「威尔,为什么你会觉得这种程度的事情就能让学生们哭啊?」

「哎呀……」

我害羞地搔著头,总不能跟艾尔说是受到电视剧的影响。

即使如此,学生们似乎还是很感谢我,接连过来跟我打招呼。

「托老师的福,我的魔法进步了。」

「老师的教法真的非常浅显易懂。」

「还可以再来向你请教魔法吗?」

「当然可以!我是大家的老师啊!」

没错,魔法班的六十一位同学,全都是我的学生。

我告诉大家只要遇到困难,随时都能来找我。

「老师!谢谢你!」

「对了!把老师抬起来往上拋吧!」

「赞成!」

于是,这些魔法师新鲜人的毕业典礼就在感动中结束……

「等那些学生不当冒险者后,就让鲍麦斯特伯爵家雇用他们?这样其他贵族一定会反弹……」

我将毕业典礼的感动直接传达给罗德里希后,他立刻露出厌恶的表情。

「咦?我没说得那么夸张吧……」

「鄙人听起来像是这样。」

「啊!」

我想起自己曾说过如果遇到困难,随时都能来找老师。

「他们应该会认为如果退休后想到贵族家工作,我们一定会雇用他们。」

「但魔法师本来就很抢手……」

魔法师本来就很稀有,所以大家都抢著要。

只要开的条件够好,去哪个贵族家工作都没差。

「目前应该没多少贵族家能提供比我们还要好的待遇……」

鲍麦斯特伯爵领地目前仍在开发,且预算相当充裕,所以非常缺魔法师。

只要有人愿意来,就能获得相当好的待遇。

「既然您都开口保证在最坏的情况下会雇用他们,那就算只是前学生,在交涉时也会表现得很强硬吧。即使全都以高薪雇用,还是可能会被其他人说破坏行情。」

「唔!也不是说一定会雇用……可以帮忙找个官职或介绍他们转职……」

我吞吞吐吐地回答罗德里希。

「放心吧,到时候景气就已经变好了……」

开发最南端的地区会带动大量资金流入,这样王国的经济状况也会逐渐好转。

只要王国中的贵族跟著变富裕,雇用魔法师的资金就会增加,这样他们应该就不会再跟我抱怨……大概吧?

「从鲍麦斯特伯爵领地开始的经济发展,就取名叫『鲍麦斯特经济学』吧!」

「真是微妙的命名……」

前世的日本,有许多政治家或经济评论家都会在电视或报纸上发表类似的言论。

虽然以我微薄的薪资很难体会,但据说景气很容易受到心情影响。

至少情况应该不会恶化,所以就表现得强硬一点吧。

重点是要能够躲过罗德里希的追究。

「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再多说也没有意义。反正就算要帮他们准备官职,也是几十年以后的事情了。」

「没错,这就是美丽的师徒之情。」

「唉,先不管这件事,关于主公大人特别疼爱的那三位弟子……」

罗德里希换开始追究我特别在意的艾格妮丝她们的事情。

「罗德里希,你认识她们吗?」

「呃,您都那么宠爱她们,并频繁地带她们到鲍尔柏格四处逛了,不认识她们的领民应该还比较少吧。」

没想到我这种小人物的私生活,居然如此引人注目。

明明我既不是艺人,也不是帅哥。

「主公大人,您说这话是认真的吗?您现在可是王国数一数二的名人……」

「啊──我知道了啦。」

罗德里希大概又想提我一年多前在帝国内乱中立下的功绩了。

话说回来,这下事情麻烦了。

「您接下来打算拿那三个人怎么办?」

「她们已经毕业,应该会自己决定自己的出路。」

艾格妮丝在找能够实习的队伍。

辛蒂和贝缇还未成年,所以会先报名以前没上过的课程,同时在鲍尔柏格周边狩猎。

然后,她们还约好成年后要再次一起活动。

不愧是我最看好的弟子们,三人都选择了踏实的出路。

她们将来一定会成为优秀的魔法师。

「……咦?应该先挖角她们吧。」

「我说你啊……」

我班上的其他魔法师,到底和艾格妮丝她们有哪里不同。

是才能的差别吗?

「唉,目前看来是没问题……」

我一追究,罗德里希不知为何就不再回应。

魔法师新鲜人们就这样顺利从预备校毕业,各自踏上前程。

我的班导兼临时讲师的工作也到此结束。

即使约定的一年已经结束,我还是偶尔会接临时讲师的工作,但随著鲍尔柏格冒险者预备校的人力逐渐充实,我已经不需要经常去那里出差了。

妻子们即将临盆。

虽然艾莉丝的预产期最早,但其他妻子们也会接连生产。

「罗德里希,我要以父亲的身分好好努力。要继续开发领地啰。」

于是,我再次投身于领地内的基础工程。

罗德里希接连拟定开发计画,我则是全力完成那些基础工程。

妻子们都还在请假待产,只有我一个人能工作,但这时候刚好出现了帮手。

「老师,我也想学土木工程。」

「我也是。」

「这种工作,等从冒险者退休后也能做吧。」

「这样啊。你们三个真是热心学习。工程魔法有些地方还满纤细的。尤其是有其他作业人员在的时候,要注意不能伤到他们。老师从头开始教你们吧。」

「「「谢谢老师!」」」

艾格妮丝在其他队伍当实习魔法师,所以来的次数比较少,但辛蒂和贝缇除了狩猎以外,也开始承揽鲍麦斯特伯爵领地的工程。

尽管一开始还是要先指导她们,但卡特琳娜之前也是如此。

她们应该很快就会抓到窍门,俐落地完成领地的委托吧。

「主公大人,鄙人就说没问题吧?」

「呃,就说她们只是我的弟子了。」

「目前是这样没错。」

虽然罗德里希说了些若有深意的话,但实际上三人接受我的指导后立刻就学会了土木魔法,鲍麦斯特伯爵领地内的工程也进行得非常顺利。

卡特琳娜和莉莎都在待产放假中,三人有效地填补了她们的空缺。

我当然有支付正式的报酬,艾格妮丝她们也成长得愈来愈快。

身为她们的师傅,再也没什么比这更令人高兴的事情了。

「主公大人,真期待她们的将来呢。」

「你这句话里没有包含其他意思吧?」

「主公大人,是您多心了吧。」

罗德里希心里似乎已经确定艾格妮丝她们会成为我的妻子,但那三个人还很年幼,所以我不想考虑这种事。

我看著弟子们以魔法师的身分不断成长,同时等待妻子们生产。